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泪:刚到出来的草莓牛奶,还有昨天晚上煮的红薯。
葵:本来想用微波炉烤的,但发现不行就换成水煮了,还加了一点冰糖。
泪:草莓牛奶甜甜的,真的有草莓牛奶专家说的浓郁香醇的口感呢。
葵:草莓牛奶专家是指新吗?
泪:正解!!
葵:啊哈哈,专家什么的……研究员比较贴切吧?
驱:葵桑竟然讲了冷笑话??然后还触动了自己的笑点????
葵:哈哈哈!!
泪:笑得直不起腰了呢。
驱:……
始:噗嗤……
泪:直不起腰的还有这只。(指)

——蘑菇的东京生活——

泪:葵,买了草莓牛奶。
葵:啊哈哈,最后出现在购物篮里面了,还以为是泪想喝所以就买回来了。
泪:亲眼看着葵把草莓牛奶放进篮子里了,毫不犹豫的。
葵:额……我犹豫了好久呢……
泪:所以说是毫不犹豫的。
葵:额……
泪:想用草莓牛奶召唤新吗?
葵:不太可能吧
泪:emmmmmm……
驱:牛奶!!!
泪&葵:哇啊!!!!!

——蘑菇东京生活——

泪兔叽和葵兔叽的图文,就当作蘑菇东京生活的日常小日记吧,努力每天都发一两个段子出来!!

说点别的,昨天得知月舞换人了,心里面很平静,很早就想过了,月歌前辈组的十二人,每年年龄都会增长,也许多年之后,他们就毕业了,离开月之寮了,人生中所有的人和事都是这样的吧,迟早都会离开,但他们留下的美好的回忆是不会离开的,他们还在追逐自己的梦想,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他们后面支持他们,爱着他们。
很期待这次的舞台剧,有时间有机会的话,一定会去看的!

去了池袋的A店,天啦噜!我是谁,我在哪?这里是天堂吗?!朋友前脚刚提醒我小心钱包后脚就发现我手机快没电了,拍了几张照片就赶紧回家充电去了,下次我要来这里逛一天!!!!!

——蘑菇东京生活——

泪:飞机餐,好吃!
葵:有阳喜欢的咖喱,还有隼桑喜欢的哈根〇斯。
泪:都是白组的人喜欢的吃的,没有布丁……#¥%&……
葵:泪?????
泪:变布丁的咒语,隼教我的,可以把飞机也变成布丁的哦!
葵:不要吧……

——蘑菇东京生活——

多谢大哥指教(别名:雷狮玩脱记)


和群里的人探讨出来的脑洞,虽然时隔很久,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写出来了!!!

       雷狮最近迷上了王者荣耀,每天抱着手机不撒手,卡米尔每天回家一开门听见的不是游戏的“全军出击!”,就是雷狮的“鶸!这都打不过!我来!”

       卡米尔揉揉眉心,把手上提着的巧克力小蛋糕塞进冰箱,又从冰箱里拿出一个抹茶小蛋糕,打开终端,一边慢慢的吃小蛋糕,一边翻看大赛参赛者的新消息。

       大赛的红人们并不是只有雷狮沉迷于这款游戏,听说格瑞和嘉德罗斯也有在玩,不过大家普遍都不是很想和他俩一起玩的样子,两个刺客,打到一半还互相怼起来,王者荣耀又打不死队友,最后发展成两边的人在旁边围观大赛第一第二互相放技能,一局游戏打一个小时,最后因为双方都在旁观,小兵把水晶推了……

       雷狮的死对头安迷修也有玩这个游戏,安迷修执着于两个角色,关羽和宫本,执着于宫本是因为让他有好感,毕竟两人手里拿的东西是一个色;至于关羽,虽然安迷修死不承认,不过确实是事实,关羽有马啊!

       卡米尔吃完蛋糕,关了终端,揉揉自己的太阳穴,雷狮刚巧结束了一局游戏,手机显示自己刚刚升上了星耀。抬头看见卡米尔,眼底里闪过一丝恶作剧的光,放下手机凑到卡米尔身边,抬起卡米尔的帽沿,

       “大哥?”卡米尔眨眨眼,“有什么事吗?”

       雷狮只是笑了笑,摘掉卡米尔的帽子,俯身,吻住卡米尔的唇。

       “唔……”卡米尔眼睛微眯,感觉雷狮的一只手顺着自己的腰身缓慢的抚摸着。

       雷狮一边专注于封住卡米尔的嘴,一边在卡米尔身上摸索,终于在卡米尔胳膊上的小口袋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只手覆上卡米尔的后脑,加深和卡米尔的吻,另一只手则是熟练的解开卡米尔的手机锁,点开应用商店,开始下载。

       “唔……”卡米尔轻轻晃动自己的头,终于是摆脱了雷狮的深吻,喘了几口气,刚开口想问话,却又被雷狮吻住。

       雷狮看了眼下载进度,还需要一点时间的样子,于是,身体压上卡米尔,将卡米尔压倒在沙发上,舌头勾住卡米尔的舌头,在两人的口中纠缠。

       “唔唔……”卡米尔被压制在沙发上动弹不得,正打算发动能力把雷狮打飞出去的时候,雷狮却自己放开了卡米尔,“哈……哈……大,大哥?”

       雷狮把手机丢给卡米尔,“卡米尔,来一起打王者荣耀把?”

       卡米尔无语的看着手机上王者荣耀的登录页面,黑线,“就为了让我下个游戏和你一起玩,你就把我按在沙发上亲了五分钟??大哥你真是越来越闲了……”卡米尔心想,抬头瞄了眼雷狮,对方正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心底里叹了口气,

       “好吧,大哥,不过,我没玩过,拖大哥后腿了……”

       雷狮又看了眼自己的星耀段位,强忍笑回应,“没事,没事,卡米尔,我教你,很简单的。”

       卡米尔先进行了基础训练,掌握了基础的操作之后,雷狮说为了让自己的弟弟快一点能飞上天和自己肩并肩,开个房间来一局一对一吧!卡米尔看了眼雷狮眼底藏不住的笑意,点头表示同意。

       于是开了房间,雷狮和卡米尔都是用法师,雷狮觉得法师可以控,又能打人,和自己的技能蛮像的,而卡米尔只是单纯的接受了雷狮提出来的两人都用法师的提议而已。

       “全军出击!”

       雷狮的安琪拉没一会就把卡米尔的妲己杀了两次,雷狮眼里的笑意彻底收不住了,用力的拍几下卡米尔的肩,“卡米尔,你要不要大哥教教你怎么玩啊?”

      卡米尔撇了雷狮得瑟的脸一眼,伸手按下自己的帽子,把脸埋进围巾,手指在屏幕上戳戳点点,等角色复活后,跟着兵线又一次跑出了泉水。

       雷狮讨了个没趣,撇撇嘴,买了个新道具,清兵,推塔。塔被推的掉了半血后,一个粉色的心从塔后面射出来,雷狮没防备,中招,随后就是塔的攻击,小兵的攻击,以及卡米尔的攻击。

       “妲己击败安琪拉”

       “……”雷狮看着屏幕上的倒计时,扭头看看旁边的卡米尔,卡米尔的帽子和围巾严严实实的遮住了他的脸,就和平时出去狩猎一样,看不到表情,“嚯,认真了啊?”

       雷狮赶紧调整自己的状态,收起开玩笑的想法,复活了赶紧去带兵线,不过……

       “妲己击败安琪拉”

       雷狮一脸懵的看着屏幕,“刚刚发生了什么?”

       一对一的战斗通常不会很久,最终红色的水晶破裂,雷狮目瞪口呆的看着屏幕上大大的“失败”俩字,目瞪口呆的回头看正在整理帽子和围巾的卡米尔。

      卡米尔退出游戏,站起身,把手机揣回胳膊上的口袋中,回头淡淡的对雷狮来了句,“谢谢大哥指教。”

       雷狮目瞪口呆的看着卡米尔走回自己的房间,低头看看手机,“2-9-0”。

       卡米尔在房间换好睡衣,刚打算休息,雷狮猛地推门进来,

       “卡米尔!再来一盘!刚刚纯属意外!”

       “大哥,我很困……”卡米尔面无表情。

       “就一盘!卡米尔你不会拒绝大哥的对吧?”

       “好吧,大哥,就一盘……”

       十分钟之后,雷狮看着屏幕上大大的“失败”两字,被卡米尔推出了房间。

       “再来……”雷狮拿着手上的“0-12-0”企图再来一盘,

       “晚安,大哥。”一扇门阻挡在雷狮和卡米尔之间,随后是卡米尔熄灯的声音。

       当天晚上在大赛前五的群里,雷狮发了两张截图,说这个是第一次打游戏的弟弟的杰作。听说当天晚上嘉德罗斯的大笑就没停过。

end

哥哥,对不起(8)


       郊外某处秘密庄园里,海为隼打开一个房间的门,隼走进去,把怀中抱着的人放在房间的床上,帮他盖好被子。

       “去准备我之前跟你说的东西。”隼头也不抬的说。

       “哦,那个吗?夜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不过,隼这样真的好吗?对一个和夜他们差不多大的孩子做这种事?”海斜靠在门框上,双手抱胸问道。

       “他现在已经回到我的身边了,但必要的清理程序还是要走的。”隼直起身走出房间,“现在先让他好好休息吧,治疗对他来说也是很痛苦的。”

      “是啊,”海伸手关门,留了个门缝看了眼里面的人,“那种方法,肯定非常痛苦吧?”关门,跟着隼离开。

       新这边……

       “什么??你就这样把葵交出去了?!”春被新的话惊的双眼大睁,身边的始也罕见的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你发烧了吗??”

       “我姐姐在他们手里,”新面无表情,端起面前的红茶喝了一口,“我只能用他去换姐姐。”

       “你知道他们要葵是要做什么吗?”春的声音微微颤抖,“他们要用葵去治疗隼的堂弟泪,用换血的方法!”

       “换血?”

       “我和始调查过了,当年优花是因为生了一种很罕见的病才被送到国外疗养的,父亲他们在优花生病几年之后在一个孩子身上找到了治疗这种病的方法。”春拿出一份病历,翻开,年幼的葵的照片出现在第一页上,“这孩子和优花得了同样的病,但他却有抗体可以抵御。”

       新盯着那张照片出神,是葵刚到自己家时的样子,清澈无邪的大眼睛,像是可以看透自己的内心。

       “病历上写了父亲他们曾想抽取这孩子的血液提取抗体,谁知抽出来的血液都无法提取抗体,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之后,发现这孩子自身可以净化这种病毒,但不能提取,于是父亲他们想到了一个大胆的方法,”春抬头盯住新的眼睛,“换血治疗法。”

       “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治疗方法,不管是对治疗的人还是被治疗的人,”始接下春的话茬,“是要用一个特殊的仪器,将优花的血液抽出,经过仪器,输入葵的体内,由葵天生的身体净化能力,将优花带有病毒的血液净化成健康的血液,再由仪器把葵的血液抽出输入优花的体内。为了防止优花失血过多,在仪器为优花抽血的时候,也会同时从葵身体里抽血来补足优花体内的血液。”

       新愣住了,脑海里闪过这些天做的噩梦,葵痛苦的向自己求救,自己想伸手抱住他却离他越来越远,怎么都够不到他……

       “换血,很痛苦的吧……”新喃喃的说。

       “那不是肯定的吗?要把全身的血液都换一遍,接受外来的血液的同时,还要失去自己本身的血液,想想就很痛苦啊!”春大力合上手里的文件。

       “根据我和春的调查,葵血型是O型,优花的血型和你一样是AB型,泪的血型是B型,那台仪器除了抽血输血以外,还可以将血液转化血型,葵的O型血可以给其他血型输血,但其他血型是不能给葵输血的,需要转化血型。转化过的血型输入身体,会引起强烈的不适感。当年为了治疗优花,葵经历过一次这样的痛苦,没想到这次……”

       春双手按住新的肩,力气大到新拿不住手里的杯子,杯子砸在茶几上,出现一道裂痕,“新,你亲手把自己的弟弟,你爱着的葵,再次送进了那个痛苦之中!”

       “……”新盯着春的双眼,黄绿色的眸子里,映出了自己嘴上说着不在乎心里却时刻思念着的人的影子,“葵……”新听到自己的心的碎裂声,脸上好像划过了什么,春的眼镜上,倒映出泪流满面的自己。

       “隼的弟弟泪也得了同样的病,白月之所以要葵,恐怕是知道了这个治疗方法,我们调查到隼当年也参与了鬼影者的开发,葵的那个项圈,就是隼的杰作。”始给自己续了杯茶,抬眼看看已经呆傻住的新,“你父亲说的没错,你们全家都欠那孩子的,你姐姐欠他一条命,而你,”

       始顿了顿,“欠他一辈子。”

       白月的庄园里,隼看着电脑上闪过的一串串数据,“很快就好了,你再忍忍……”

       “隼……”已经痊愈的泪拉拉隼的衣袖,“葵要回来了是么?”

       “对哦~我的泪泪,想念葵做的布丁了吗?”

       “嗯!”

       “葵马上就可以回来了哦,泪泪先去和郁君出去遛遛yamato好不好?等你回来就能看到葵了哦~”

       “嗯!好!”泪点点头,转身拉着郁的手跑了出去,隼回头看着泪的背影渐渐远去,听到身后的电脑发出“滴——”的一声。

       坐在电脑前面的夜抬头,“好了,根据隼桑的意思,重新编程完毕了,隼桑,要重启鬼影者吗?”

       隼点点头,“重启吧。”

       夜伸手按下电脑的回车键,在隔壁房间躺着的,全身插满管子的葵缓慢睁眼,脖子上的项圈散发着柔和的黄色的光,葵缓缓从床上坐起,茫然的看着身边的一切。

       “欢迎回来,我的弟弟~”房门打开,隼和拿着数据本的夜走了进来,隼走到葵的床边伸手揉揉他的头发,夜则是在旁边观测着葵的身体状况。

       “隼……桑?”葵眨眨眼,“泪呢?”

       “出去遛猫了哦~”隼挑起葵的下巴,“好久不见了哦,发生了很多事情,先让夜给你检查一下身体吧,你们性格差不多,将来一定会称为很好的朋友哦~还有,泪和我都很怀念你的意大利料理哦~”隼眼神示意夜给葵检查身体,一边轻松的说。

        “是吗?虽然不知道发生了很多事情是什么意思,不过,隼桑想吃的料理,我会努力做出来的哦!”葵配合夜检查身体,对着隼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那魔王大人就好好的期待了哦!”

       新这晚又梦到了葵,这次不是痛苦的向自己求救,而是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脖子上闪着刺眼的蓝色的光。这次,新触到了葵,不是抱住了他,而是被他死死的掐住了脖子,新挣扎着握住了葵的胳膊……

tbc

爱情面前狮子也是傻子

雷卡兽拟,微帕佩,瑞嘉,慎入!给我尼桑 @徐长忆 的迟来的生贺,来晚了不好意思!

       作为非洲草原上的一个霸主雄狮,雷狮最近和一个出现在自己领地上的来路不明的小鬼看对眼了?

       小鬼是一只黑豹,而且还很年幼的样子,骨骼什么的还没长开,一看就是被妈妈抛弃了的,制止了佩利想咬死黑豹的想法,这个长的像个金毛犬一样的狮子总是这么冲动。雷狮撇了眼在边上看戏的雪豹帕洛斯,慢悠悠的朝黑豹走过去。

       小鬼气喘吁吁的咬着一只兔子的喉咙,它刚刚费了不少劲才抓到这个猎物,几天没有进食的它已经瘦到皮包骨头,但它的双眼中还是清澈一片,宛如非洲蓝色透亮的天空。

        雷狮在看到小鬼的眼睛的时候就被吸引了,呆傻在原地,直到小鬼拖着兔子跑离了它的视野。

        “我要找到那个小鬼,然后招募它!!”雷狮对帕洛斯说道。帕洛斯说在草原上找到一个黑豹不容易,毕竟这里有很多黑豹,但雷狮坚信它会找到那个小鬼的。

       雷狮带着佩利和帕洛斯到处狩猎,然而只有帕洛斯这个聪明的雪豹知道,雷狮虽是到处狩猎,但实质上是在找那个又瘦又小的黑豹。

       两狮一豹在山的那边的草丛里看到了一只黑豹的尸体,是个母黑豹,身上的弹痕和尸体的腐烂程度显示出它已经死了很久。帕洛斯绕着黑豹的尸体走了一圈,得出了这个黑豹还有个孩子的结论,雷狮在黑豹身上仔细的闻了闻,闻出了那个小鬼的味道。

       原来那个小鬼不是被妈妈抛弃了,而是在刚长牙的阶段,妈妈就被狩猎者打死了,亲眼看到妈妈死在自己眼前,这比被抛弃还要惨好几倍……

       雷狮耸耸鼻子,空气中淡淡的小鬼的味道,佩利学着雷狮抬头耸鼻子,不得不说佩利的嗅觉远在雷狮之上,很快就闻出了小鬼的味道是从哪里来的,一脸兴奋的佩利像个没牵绳的金毛犬一样,趁雷狮和帕洛斯还在闻空气中的味道的时候,就像箭一样蹿出去了。

       “等等!佩利!!”雷狮反应过来,追着佩利飞奔过去,帕洛斯看着两个狮子飞奔出去,傻了两秒钟也赶忙追着雷狮身后的烟尘跑了过去,尽管它非常讨厌烟尘,因为这会弄脏它美丽的白色皮毛,但没办法啊……

       佩利找到了躲在草丛中的小黑豹,叼着它的后颈把它叼出草丛,雷狮赶到的时候,佩利正在思考一个豹子两个狮子要怎么分这个连塞牙缝都不够的小东西。然后佩利就挨了雷狮一记铁爪,“嗷”的一声,嘴里的小东西掉到了地上。

       雷狮低头打量小黑豹,这个还在长牙期的小家伙明显吃不了肉,饿得只剩下皮包骨,摔倒地上也只发出了微弱的喘息声,雷狮伸爪子戳戳小家伙,小家伙可能是饿晕了,张嘴含住了雷狮的爪子,吸吮着。雷狮感觉小黑豹的嘴里很干,它低头舔舔小黑豹的脸,小黑豹只是无意识的蹭蹭它,然后努力吸吮雷狮的爪子。佩利用爪子揉揉自己被雷狮抓到的地方,低头呆呆地看着小东西闭着眼睛吸吮雷狮的爪子。

        帕洛斯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两个巨大的非洲雄狮呆萌地坐在那里围观一个快要饿死的小黑豹,其中一只雄狮的爪子还被小黑豹含在嘴里。帕洛斯眨眨眼,率先意识到再不想办法这个小东西就要去见它妈妈了,然后见那两只没动静,帕洛斯叹了口气,尾巴甩了个花,“啪”一下打在雷狮的背上,然后在雷狮发火之前告诉雷狮,这个小家伙大概还在哺乳期,再不想办法它就要去见草原的造物主的这个事实。

        然后雷狮的做法让帕洛斯瞬间有了想退团的冲动。

        雷狮叼起佩利的后腿,爪子推小黑豹让它去佩利怀里……佩利不是它妈啊喂!!!还有,佩利是公的啊喂!!!!帕洛斯在心底里怒吼。

       后来帕洛斯去抓了只还在哺乳期的母羚羊回来,用羊奶暂时喂饱了小黑豹,救了它的命。

       再后来雷狮宣布这个小黑豹也成了它们的一员,雷狮认命这个两狮两豹的小团体为雷狮海盗团。

       海盗团什么鬼,无所谓了,你开心就好……帕洛斯翻了个白眼,按住佩利给它梳毛。

       “老大,新来的那个还要喝奶怎么办?”佩利抬头问雷狮。

       “不要叫新来的!我给它起了名字,以后你们叫它卡米尔就行了!”雷狮甩甩尾巴,低头舔舔吃饱了睡过去的卡米尔的毛,“至于吃奶……”雷狮歪歪头,目光盯的帕洛斯打了个激灵。

       “我也是公的啊喂!!!!你这么想给它喂奶那你自己干嘛不上??啊,不对,你也是公的啊喂!!!!”帕洛斯在心底里再次怒吼。

       “啊啊,老大,不如找个保姆?”赶在雷狮让帕洛斯给卡米尔喂奶之前帕洛斯先开了口,“比如找个母羊?”

       “帕洛斯我是想问你,豹子什么时候能断奶?长第一颗牙的时候?”雷狮满脸写着,“我知道你是公的”的问。

       “……大概半岁的时候?”帕洛斯满脸黑线。

       雷狮低头蹭蹭睡得迷迷糊糊的卡米尔,试图用爪子掰开它的嘴看看它长牙了没有。帕洛斯觉得自己要被黑线埋没了,赶紧拖着佩利去狩猎,给雷狮带回了一只奶水充足的母鹿。雷狮一脸嫌弃,但无奈卡米尔还在哺乳期,也只能勉强接受了这只全身哆嗦的母鹿暂时加入自己的海盗团。

       卡米尔断奶的时候雷狮第一时间就把母鹿赶出了海盗团,恢复自由的母鹿一下子就跑的无影无踪。

       雷狮教卡米尔狩猎,卡米尔奶声奶气的喊雷狮“大哥”,雷狮乐的仰天一声大吼,打乱了在隔壁的另一只雄狮嘉德罗斯的清梦,对方气的怒吼,

        “你大白天吼个锤子啊!!!”

        “我的卡米尔管我叫大哥了!你有人管你喊大哥吗??”

       “我干嘛要别人管我叫大哥??”嘉德罗斯一脸黑线的想要过来打架,然后被一起午睡的白色雄狮格瑞一爪子按在地上顺毛。

       佩利问帕洛斯,“老大怎么跟个傻子一样?不就是被卡米尔叫了声大哥吗?”

       “被你这个傻狗吐槽像个傻子,真是傻到家了……”帕洛斯翻了个白眼,伸爪子扒住佩利给它舔毛,“爱情方面谁都是个白痴,懂了吗?”

       “哈?爱情?”佩利歪歪头,“难道不是老大养了个童养媳吗?”

        “!你这话听谁说的?”

        “隔壁那个棕红色毛的雷德。”

        “……乖,那是个傻子,别跟它玩。”

        “哦……”

        另一边,

        “卡米尔你喜欢谁?”雷狮给晒太阳晒得眯眼的卡米尔舔毛,问。

        “咕噜咕噜……大哥……”卡米尔翻身往雷狮怀里钻了钻。

        雷狮的尾巴给卡米尔赶苍蝇赶出了心的形状,

        “嗷——”

        “雷狮!!!你大白天嚎个锤子!!!”

        “我弟说喜欢我!!!!!”

        “雷狮!!你怕是个傻子吧?!”

end

紫阳依旧(隼泪,he)

he版本,上次也翻车了😂,所以重发一下。

       “泪,我带了布丁来看你哦!~”推开门,隼举起手中的袋子,

       房间里并没有人回答。

       “对啊,我又忘了呢……”隼把手上的袋子放在桌上,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你……去哪了?”

       窗外的紫阳花开的正旺,隼看着窗外的花,想起了那年。

       那年的六月,隼在一个雨天邂逅了一个像紫阳花一样的男孩。

       那天,下着很大的雨,隼突然心血来朝坐着车子外出,在一个路口停下来等红灯,隼摇下车窗,看看车窗外的雨,冰凉的雨落进车子,湿湿的很不舒服,隼正准备关上车窗,目光一撇,看到了那个男孩。

       男孩打着一把透明的伞安静的站在雨里,透过伞看着灰蒙蒙的天,伸手到伞外接着雨水。看到男孩的一瞬间,隼恍惚了一下,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他?”

       红灯的时间毕竟有限,绿灯亮起,车轮滚动,隼回过神来,让司机把车子停到离男孩不远的地方,接过司机递来的白色的伞,隼下车,走向那个男孩。

       “很喜欢这样吗?”隼温和的问。

       “嗯,这样,可以听到雨的声音,像音乐一样,喜欢。”男孩依旧仰着头,不知道是透过伞看天,还是在看落在伞上,顺着伞滑落的雨。

       “哈哈,真有趣呢。”隼环顾四周,看到旁边就有一家咖啡店,“可是,总站在雨里的话,会感冒的哦~”伸手拉起男孩的手,“我请你去喝点什么吧!想喝什么?”

       对于突然过来搭话,并拉起自己的手的隼,男孩没有太大的反应,而是把目光从天空和雨里收回来,看了看隼,“布丁……”

       “布丁?听上去可不像是能喝的东西啊。”隼微笑着耸耸肩,拉着男孩走进了咖啡厅。

       隼要了一杯卡布奇诺,给男孩点了一杯热巧克力和布丁,两人面对面坐着,无话。

       两人要的东西很快就端上来,隼一边品尝这卡布奇诺,一边看着男孩小口小口的吃布丁。

       “我叫隼,你叫什么名字?”

       “泪。”

       “好像很喜欢布丁啊。”

       “嗯。布丁,喜欢。”

       这是两人在咖啡店里的对话。吃过布丁后,泪站起来,准备离开。

       “以后我每天都会在这里喝咖啡的,想要布丁的话,就来找我吧!”隼微笑着对泪说,泪轻轻地“嗯。”了一声,开门离去。

       之后的很长时间里,隼每天都坐在咖啡店,点一杯卡布奇诺,一杯热巧克力,一份布丁,然后笑着等和泪的相见。

       在每天的交谈中,隼慢慢的发现泪和自己很合得来,泪喜欢音乐,会自己写曲子;泪喜欢紫阳花;泪和自己一样,喜欢到处游玩。

       与泪的相会,在两人相识后的第二年,突然断了,那个时候,隼被星探发掘,要去当偶像了。隼拿不定主意,在和泪见面的时候,隼向泪说了这件事情。

       泪没有表示什么,说隼可以去试一试,说这句话的时候,泪的手,握住了隼的手。

       那天离别的时候,天灰蒙蒙的,下着雨,和初遇那天一样,泪撑起透明的伞,仰头看看隼。隼撑起白色的伞,低头看看泪。

       “我也要搬家了,哥哥说有了一份新工作,要长期做下去。”泪看着隼的眼睛,平静的说,眼底里,闪着不舍和难过。

       隼愣了一下,洁白的伞落地,溅起点点水花,隼弯腰,抱住了泪,“以后,我们,还可以见面的吧……”

      泪也愣了一下,透明的伞落在白色的伞旁边,泪微微闭眼,伸手抱住了隼,“嗯,肯定,能再见面的。”

       “你知道吗?我,喜欢你……”

       “嗯,我知道的,我,也喜欢你……”

       隼出道前,公司告诉他,他有一个搭档,要和他一起出道,想让两人在出道前见个面。

       搭档给隼留了一个地址,他说自己不太方便去找隼,隼并不介意,叫了司机前往那个地址。

       和泪分开之后隼从来没想到过,自己和泪的再次相遇,竟是如此之快。

       隼敲了敲搭档的家门,

       “请等一下。”熟悉的声音,开门,门里和门外的人同时愣住。

       “隼?”不确定的语气。

       “泪?”惊喜的语气。

       隼完全没想到,自己的那个搭档,就是泪之前和自己说的,那个收养自己的哥哥。泪也完全没想到,自己哥哥说的那个搭档,就是自己一直在想着的隼。

       泪的哥哥完全不在意搭档和自己的弟弟在一起这件事,只说不要影响工作就好,于是,隼和泪又在一起了。

       隼的偶像签约时间是八年,八年里,隼工作时尽量把泪带在身边,两人处于一种我带着你,公司带着钱的模式,到处游玩。

       然而在隼的偶像生涯的最后一年,泪出事了。

       那是一个在紫阳花丛里的拍摄工作,拍摄结束后,两人在紫阳花丛里追逐,隼突然发现身后的泪不见了,顺着原路找回去,发现了在紫阳花丛中昏睡的泪。

       隼焦急的抱着泪,试图将他叫醒,泪慢慢醒过来,隼以为泪只是太累了,抱着他回到紫阳花田旁边的宾馆里休息,谁知道,之后泪就常常昏倒,从一开始的几分钟,变成几小时,最后变成昏倒就会昏睡好几天。隼很担心泪的身体,于是,在一次休息的时候,隼带着一直说自己没事的泪去了医院……

       泪得了一种罕见的病,生命即将到达尽头。得知这件事的时候,隼抱着泪痛哭,他不明白这种事情怎么会降临到自己身上。

       泪倒是很冷静,虽然隼在泪的眼底看到了绝望和悲伤,但泪还是笑着和隼说,

       “隼,人总是会有分别的,没事的。既然知道这种病无法治愈,那就别治了吧!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在我最后的时光里,我想和你一起度过,留下美好的回忆。”

       泪说这话的时候,隼可以看到泪眼底闪烁的泪光,隼紧紧抱住泪,他感觉自己的心很疼,

       “我不要你变成回忆,我不想你再次变成我的回忆!”

       隼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再次,他只是觉得,这个男孩,这个叫泪的男孩,好像很早之前就认识,自己,好像失去他不止一次,但又想拼命的抓住他,不让他再次离开。

       泪没有在意隼的话,而是努力摆出笑脸,努力安慰着已经泣不成声的隼,颤抖的为隼擦去眼泪。

       隼买下了紫阳花田,在花田旁边建了一座别墅,在别墅的院子里,栽满了紫阳花。

       泪生病之后,隼每天晚上都会做一个相同的梦,泪给自己做了一个蛋糕,为自己庆生,拉着自己的手,和自己拉勾,

       “我们拉勾,如果我离开了,你要开心,你要过的幸福,下次再见的时候,要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

       隼每次都能听到泪这么说,随即画面一转,满天的紫阳花花瓣,自己站在紫阳花丛中,眼前是一个写着泪的名字的墓碑,耳边回响着泪的声音,

       “我们说好了,如果我离开了,你要开心,你要过的幸福,下次再见的时候,要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

       隼到处看,到处找,却找不到那个人,紫阳花漫天飞舞,泪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猛地睁眼,阳光照进房间,已是清晨。

       隼每天早上醒来,都发现自己的枕巾被眼泪打湿,看着身边的人,隼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勇气去看他,因为隼害怕,害怕发现他已经悄悄离去。

       随着泪昏倒的次数逐渐增多,隼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梦,可能,就是他和泪的未来……

       最后大人时光终于要来了……梦里一样,泪给隼做了蛋糕,然而也和梦里不一样,泪做好蛋糕,在厨房昏倒了,陷入了深度昏迷。

       隼熬夜照顾泪,然而泪却没有醒来,隼累到在泪的床前,趴在床边睡着了,隼又做了那个梦。

       隼在梦里哭了,哭得撕心裂肺,在泪要和自己勾手指的时候,隼没有选择和他勾手指,而是一把抱住泪,放声大哭,

       “我不要你变成回忆!我要你和我在一起啊!我不要再次失去你啊!”

       泪没有说话,任由隼抱着自己,泪水终于落了下来,生病的时候没有流泪,安慰隼的时候没有流泪,在即将离别的时候,最终还是留下了眼泪。

       紫阳花瓣从隼身边飘过,隼发现怀里的泪不见了,自己再一次被紫阳花瓣包围,隼闭上了眼睛,他不想看,他害怕看到泪的墓碑;隼捂住了耳朵,他不想听,他害怕听到泪在风中的声音。

       “你真的很珍惜他啊……”一个声音在隼的心里响起,不是泪的,不是搭档的,而是,自己的?

       “你是谁?”隼问。

       “我是白魔王。”

       “为什么要模仿我的声音?”

       “并没有模仿,你要知道我就是你,准确的说,我是你的前世。”前世的隼这么说,“你做了我一直没有勇气去做的事,在泪给我过生日的时候抱住他,告诉他自己内心所想,当时我沉浸悲伤,想起来时,他已经离去了。你所做的梦,其实是我和他的故事,魔王无法治疗他的病,在他走后,我一直都努力的活着,连着他的份,可是,没有他,就没有真正的快乐啊,所以,我放弃自己的生命,随他而去。”

       隼流泪了,“如果泪走了,我也会选择随他而去的……因为,真的无法在没有他的世界里生活啊!”

       “我知道。”前世点点头,“所以,我把我健康的生命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给你,一部分给他,你们要好好的活下去!”

       隼愣住了,“真,真的吗?意思是说……泪有救了?!”

       前世的隼微微点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在紫阳花瓣的围绕中消失不见,“要珍惜他啊!”前世的隼的声音回响。

       隼惊醒,“早上了啊……”看着明亮的天空,隼觉得自己仿佛被注入了新生命。新生命?泪!隼回头看躺在床上的泪,泪呼吸平稳像睡着了一样。

       轻叹一口气,伸手想帮泪把被角弄一下,却看到泪的眼睫毛动了一下,

       “!”隼有些惊喜的凑过去,泪眼睫毛抖动,微微的睁开了眼睛!

       泪的身体慢慢的恢复,在隼第二年生日的时候,完全恢复了。

       那年,隼带着泪去了隼一直提到的面馆。

       “好像有点辣,你还好吗?”隼对旁边的泪说。

       “嗯,还好,很好吃!”泪笑着回答。

       新年的时候,隼在院子里放了烟火,

       “你看!我说的很好看吧!”隼指着天上绽放的花朵问泪。

       “真的很好看啊!隼好厉害!眼光好棒!颜色和形状都和紫阳花好像啊!”泪感叹。

       “那当然!”隼得意,“我可是很厉害的哦!”

       六月又来临了,紫阳花盛开,如梦幻一般。

       隼带着泪去紫阳花田里游玩,一阵风吹过紫阳花瓣漫天飞舞,隼见到了前世的隼,

       前世的隼和一个长的和泪一模一样的少年手牵手站在风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风再次吹过,紫阳花瓣飞舞,两人的身影逐渐透明,

       “你们要珍惜彼此,一直在一起啊……”

       风里回荡着前世的隼的声音,隼点点头,

       “我知道的!”

       “隼?”身边的泪歪歪头,“你在和谁说话?”

       隼笑着摇摇头, “没什么,自言自语而已,对了,泪,要不要来比赛?看看谁先到别墅?”

       “嗯!好!”

       “好,数三下,一,二,”

       “三~”跑走。

       “等等,泪,你这个是耍赖啊!”

       “呼呼呼~”

       风吹过,满天的紫阳花瓣中间,两个人手牵手,幸福的笑着,看着花田里嬉闹的两人……

       紫阳花开,最爱的你就在身边。

END

紫阳依旧(隼泪,be)

以前发的那个翻车了,所以来重发一下,再来虐你们一下(被打)

       “泪,我带了布丁来看你哦!~”推开门,隼举起手中的袋子,

       房间里并没有人回答。

       “对啊,我又忘了呢……”隼把手上的袋子放在桌上,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你已经不在了……”

       窗外的紫阳花开的正旺,隼看着窗外的花,想起了那年。

       那年的六月,隼在一个雨天邂逅了一个像紫阳花一样的男孩。

       那天,下着很大的雨,隼跑进一家咖啡厅避雨,在窗边做下的时候,隼看到了雨中的那个孩子。

       孩子打着一把透明的雨伞站在雨中,把手伸到伞外,接着雨水,双眼透过雨伞看着天空。哗啦啦的雨声和孩子的动作,让隼觉得仿佛看到了天使。

       隼点了一杯咖啡,坐在那里一直看着那个天使,天使在外面和雨一起玩耍。

       几个小时过去了,雨逐渐变小,最后停止。天使收起了伞,回头看向咖啡厅这里,正好与隼的目光相对。

       男孩眨着浅棕色的眼睛好奇的看着隼,隼微笑了一下,隔着玻璃窗向男孩招了招手,又指了指自己对面那个空座。

       “进来坐吧!”隼隔着玻璃窗对男孩说。

       男孩歪了歪头,还是走了进来,坐在隼的对面,好奇的看着他。

       “想要点什么?”隼搅动着咖啡问,“我请你。”

       “布丁。”男孩毫不犹豫的说。

       “很喜欢布丁啊!”隼眯了眯眼睛。

       “嗯。”男孩点头。

       布丁上来前,隼和男孩聊了聊,

       “你叫什么名字?”

       “泪。”

       “刚刚下雨的时候怎么在雨里啊?”

       “喜欢雨,听雨的声音,很舒服。”

       “你不问问我叫什么吗?”

       “你叫什么?”

       “呵呵~我叫隼哦~”

       “哦。”

       泪的话不多,尤其是在布丁端上来之后,专心的吃布丁,完全无视了隼,和隼问的问题。隼也不恼,就这样慢慢的搅动着咖啡,微笑着看泪一点一点地吃布丁。

       “以后我每天都会来这里喝咖啡的哦~想吃布丁就来找我吧!”付了咖啡和布丁的钱,和泪一起走出咖啡厅的时候,隼这样对泪说。

       之后,每天下午,隼都会来到那家咖啡厅喝咖啡,也都会遇到那个爱吃布丁的泪。

       两人每天都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聊着聊着,两人发现,自己和对方的兴趣爱好很相像。时间长了,两人就成了情侣。

       隼的家境很好,泪又是一个钢琴家,两人都喜欢四处游玩,所以隼和泪经常处于一种,“我带上你,我带上钱”的状况。两人一起去了很多地方,很开心也很幸福。

       然而,在隼和泪相识并在一起后的第七年,一切都改变了。

       又是六月的一天,隼说想去一处紫阳花田看看,泪同意了,两人很快就到了那美的仿佛如梦一般的紫阳花田。

       两人在花丛中追逐打闹,很快乐。突然,跑在前面的隼发现原本跟在自己身后的泪不见了。隼焦急的按照原路跑回去,在花田中间找到了昏迷的泪。

       隼抱起泪,让他靠在自己怀里,轻轻地呼唤泪的名字。泪转醒,揉了揉头。

       隼很担心,“泪,怎么了?没事吧?”

       泪很淡定的揉了揉眼睛,扶着隼站起来,“没事,只是有点累了……”

       隼松了口气,扶着泪往不远的宾馆走,“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隼一直以为泪只是累了,多休息就好了。但从那之后,泪经常昏倒,刚开始的时候,泪很快就能醒过来,可是,随着昏倒的次数增多,泪昏迷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从几分钟到几小时,再到一两天,最后一昏倒就昏好几天。

       隼越来越担心,终于没忍住,把一直说自己没事的泪带到了医院。

       医院给出的诊断让隼觉得五雷轰顶,泪得了一种很罕见的疾病,已经时日无多了……

       得知泪的病情之后,隼坐在病床前,看着又一次昏倒的泪,握着他的手说,“我会想尽办法治好你的!然后,一起去那些我们没去过和想再去一次的地方……”

       隼发了疯一般让人去找可以治好泪的方法,却一无所获……

       泪从昏迷中醒来之后,得知了自己的病情,也得知了自己已经时日无多,和隼的发疯相反,泪很平静,很坦然的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隼依旧记得,泪当时双手握着自己的手,盯着自己的眼睛,认真的对自己说,

       “隼,人总是会有分别的,没事的。既然知道这种病无法治愈,那就别治了吧!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在我最后的时光里,我想和你一起度过,留下美好的回忆。”

       听到泪说这些话的时候,隼流泪了。

       “泪,我不想你变成我的回忆,我想你永远和我在一起!”

       泪微笑,伸手擦掉隼的眼泪,

       “隼,人总会分别,一次的分别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我希望的,是在下次相聚的时候,看到一个笑着的你,一个幸福的你。”

       “没有你我怎么可能幸福……”

       “没有我你也要幸福,要连着我的份一起幸福下去;没有我你也要四处游玩,下次相遇的时候,要讲给我听啊……”

       那天,隼抱着泪哭了……泪靠在隼的怀里,眼角流出的泪沾湿了隼的衣襟……

       第二天,隼接泪出院了,两人又拟定了一份外出游玩的计划,准备一起度过“美好的回忆”。

       两人在那些天里去了很多地方,看到了不同的风景,结识了不同的朋友。

       泪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旅行结束的时候,两人回到了紫阳花田。

       隼在紫阳花田旁边盖了一栋别墅,在别墅的院子里,也栽满了紫阳花。

       泪在住进别墅之后,每天只能呆在床上,身子越来越差的他连下床走路都很难。

       隼每天悉心照顾泪,每天拿着相册给他讲曾经他们去的地方,曾经他们之间的故事……

       泪生病的第四年,也是隼和泪认识的第十年。

       隼的生日,11月24日这天,泪竟然站了起来,到厨房为隼做了一个蛋糕。

       “隼,生日快乐!”泪把蛋糕端到隼面前,开心的祝福他。

       “泪,你,你没事了吗?”隼在那一瞬间觉得那个陪着自己到处玩,和自己在紫阳花丛中打闹的恋人摆脱了病魔,重新回到自己身边了!

       泪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摸了摸隼的脸,

       “我还能给隼过多少个生日呢?”泪小声地说。

       “泪!”隼一把握住那只摸自己脸的手,“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哦,”泪笑了笑,点上蜡烛,“今天是我的隼的生日呢!~许愿吹蜡烛吧!”

       “好。”隼放开泪的手,许愿。

       “我希望我和泪能永远不分开。”隼在心里默念,随后吹灭了蜡烛。

       当天晚上,隼把泪搂在怀里,

       “泪,过年的时候,我们去以前去过的那家荞麦面馆吃面吧!我还买了很多漂亮的烟花,我们可以一起放……”

       “嗯,好。”泪轻轻地点头,“但是,隼,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隼低头,在泪的眼里看到了认真。

       “我们拉勾,如果我离开了,你要开心,你要过的幸福,下次再见的时候,要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泪认真的伸出小指。

       “……”隼原本想说泪是不会离开之类的话,但看到泪认真的表情,只好伸出小指,拉勾,“好,我们说好了!”

       “嗯,说好了!”

       然而,泪并没有等到过年……

       隼的生日过完后,泪的病情突然恶化,长时间昏迷,甚至会出现心脏停止……在年底的时候,泪去世了……

       泪走的时候很平静,是在一个很普通的早晨,泪醒过来,精神很好的跟隼说想吃布丁。隼很开心的去厨房拿了一个布丁,回到房间的时候,泪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了……

       那天,隼端着布丁回来,放在床头,看着眼前“睡着”的泪,微笑着摇了摇头,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笑着等泪醒来,可是,泪这次,却再也没有醒来……

       隼把泪安葬在紫阳花田里,因为泪曾经说过,生在水无月的自己,最喜欢雨和大片大片的紫阳花,死后不能葬在雨里,那就在紫阳花丛中安眠吧!

       隼在泪去世后,新年的时候,去了那家面馆,点了两份面。

       “还想有点辣,你还好吗?”隼对旁边的泪说。

       “嗯,还好,很好吃!”泪笑着回答。

       新年的时候,隼在院子里放了烟火,

       “你看!我说的很好看吧!”隼大声的对着泪的房间的窗户喊。

       “真的很好看啊!隼好厉害!眼光好棒!”

       “那当然!”

       六月又来临了,紫阳花盛开,如梦幻一般。

       隼站在紫阳花田里,看着眼前的人。

       “你看,我说过我们会重逢的吧!”

       “嗯!”隼眼角溢出泪水,扑过去,却只抱住了风和被风吹起的紫阳花瓣……

       “人总会分别,一次的分别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我希望的,是在下次相聚的时候,看到一个笑着的你,一个幸福的你。下次相遇的时候,记得要讲给我听啊……”

       泪的声音在风中传来,隼流着泪在风中大喊,

       “没有你我怎么可能快乐!怎么可能幸福啊!”

       “我们说好了,如果我离开了,你要开心,你要过的幸福,下次再见的时候,要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

       泪的声音在耳边回响,隼跪倒在泪的墓碑前,流着泪,“我们说好了的……嗯,我们,说好了的……”

      紫阳花开,最爱的你已不在……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