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泪:&%¥#@……


葵:泪,在做什么?


泪:葵变成兔子吧!!!


葵:?????发生了什么???


始:???


泪:接下来是始!


始:?????


葵:始桑……变成兔子了????


泪:接下来是我!


始:那个家伙教的吗?


泪:奇迹泪泪的参上!


葵:哇!!


始:还挺可爱的(笑)


泪:&%#¥@……我要变大!!!


葵&始:????


(轰——)


泪:巨大的奇迹泪泪!参上!!!


葵&恋&驱:哇!!!!!!


始:????


——蘑菇东京生活——

占tag致歉,老蘑菇的聊日常的亲友群,欢迎你来陪我聊天!月歌,es,凹凸(有雷点就不打tag了),耳雅,B-Pro都可以!迫切需要有人陪我聊聊文什么的……

来了就是亲友,来了就宠你~别嫌弃日常中二的蘑菇,快来陪我聊聊天嘛~~~~



玻璃心,玛丽苏小公主勿入谢谢合作



敲门砖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快来吧!!828084483!

「我的……不见了,你帮我给……打个电话吧」场合


恋驱


驱篇


驱:恋,我的关东煮不见了,你帮我给关东煮打个电话吧。

恋:驱桑,你的关东煮昨天不是被你自己吃掉了吗?

驱:不是昨天那个!是今天!刚刚!买的关东煮!!!

恋:哇!驱桑,你眼睛里难得显现出了杀气……关东煮之魂燃烧起来了吗??

驱:我小红帽的四十米长的大刀已经准备好了!!偷我关东煮的家伙!做好觉悟吧!!!!

恋:驱,驱桑!请你冷静!!哇!不要砍过来啊!!!!哇哇哇!!!!!!

葵:打扰了……刚刚在门口看到了这份关东煮……是谁忘记拿进来了吗?

驱:关东煮!!!!!

恋:谢谢葵王子大人的救命之恩!!!!!


#缩在墙角的可怜粉色


恋篇


恋:我可爱的爱酱不见了,你帮我给可爱的爱酱打个电话吧。

驱:哦,好啊

恋:等下!!!

驱:嗯?爱酱现在在拍写真……哇!!恋君你那个砍刀从哪里拿出来的???

恋:你为什么会有我可爱的爱酱的电话号码?!!!!给我如实招来!!!!

驱:哇啊啊!!!!救命啊!!!始桑!!春桑!!!!!啊啊啊!!!

恋:又斩了无用的东西——

驱:……这个不是上次你告诉我的吗……还是你让我要好好的记住……

恋:诶?

驱:……

恋:好像是哦……不好意思啊,驱桑,诶?驱桑???


#灵魂升天了……


tbc

去池袋逛,然后在一个棚子门口偶遇一个Leo小姐姐,跟Leo对上了眼神,我问了句,是Leo吧?小姐姐就直接“はい!うっちゅ~”瞬间我炸了,妈耶!!!好可爱啊!!!!然后一个司司就从棚子里出来了!!Leo就问我喜欢奈次吗?我说很喜欢,Leo和司都很喜欢,她们就都笑了,说谢谢喜欢,司司还过来跟我拥抱了一下。我说我也是coser,出过司,司司就讲了一句“可愛い~”然后好开心的过来又抱了我一下,炸成烟花!我说可以一起拍个照吗?她们说可以,就先跟司司集了邮,然后我转身问Leo可不可以集邮,司司就看到我包上别的Leo吧唧,就拉Leo过来看,“レオさん~”那一声给我萌化了!!!!!现场给我喂了一口狗粮!这个狗粮我吃了!!两个小姐姐太可爱了啊!

#海隼#《关于做饭》

爆笑!!!!谢谢爱酱的文!!!!!

织陬:

*月歌


*f/向


*海隼only


*是 @momo养的蘑菇 的点文:海教隼做饭!


*文笔不好


*ooc有


*不喜勿入






《关于做饭》








00.


<<<


都说天赋异禀的人学什么都很快,可海不这么觉得。


他看着面对一团黑色的名为炒蛋的不明物体不知所措的隼,重重地叹了口气。


“啊啊…你这样子我也放心不下让你一个人待在家啊?”海抱肩靠在厨房里的墙边,“失败第三十一次了哦,魔王大人?”


隼却是一脸理所当然,“我可是小少爷哦?”


“…你啊,大会跟着我一起外出,…不要那样看着我,阳和夜最近也要外出拍摄,没人会给你做饭吃。至于郁,他最近回本家了,泪最近在忙着上钢琴培训,不会常回来。”海又叹了口气,“如果你出去吃的话,多半出电子门又会被卡住,点外卖你又不会,就算你会,地址你可能也讲不清楚。”


隼顿了顿,拿在手上的锅铲被搁到了一边。


“海这样子说,很过分喔?”


“实事求是而已。”


隼自鼻腔发出一声长长的“嗯”,他看向了锅里惨不忍睹的炒蛋,“那海可以带我一起去?”


“你最近不也有广告的任务吗?”海上前拿起锅铲把锅里的炒蛋铲起来扔进垃圾桶,无视隼在旁边 “那是我用充满爱意的感情做出来的、特地要献给我最喜欢的海的炒蛋” 的念叨,然后站在一旁放下锅铲揉了揉太阳穴,转过身对隼说道,“你真的还不明白怎么掌握火候吗?”


隼点了点头,一副无辜的样子。


“可你敲蛋倒蛋的动作都做得很好啊。”海道,“是不是手感不对?”


隼拿起了锅铲,“…大概,是因为我不知道什么叫做炒,呢……?”


“不停地翻炒就好了,你刚才不都会吗?”海抓住隼的手,开始示范,“你看,看到蛋的边缘稍干就可以把蛋从下方铲起来翻转了。”


“啊啊…原来如此。”隼微微挣开海的手,看向了旁边的鸡蛋,“但是,我就是做不好哦。”


“所以才要学啊。”海见隼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无奈一笑松开手——于是干脆把下巴搁在隼的肩膀上从后面抱住他,“再试一次?”


“好——”


在隼准备敲蛋的时候,海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等等,隼。”


“?”隼不明所以。


“你有没有放油?”


“…那是什么?”


原来如此啊——


海恍然大悟般,“炒蛋要加一点油,不然会粘锅底,也很容易焦。”


隼拿起了旁边的白醋,“是这个吗?”


“不是,是黄色那个。”海从隼的身后伸手拿过放在上面的油,“热锅后加点油,虽然会噼里啪啦,但是基本上不会溅出油。”


“炒蛋也有那么多学问吗?”隼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无论做什么都有很多方法技巧还有小细节吧?单单是炒蛋就让你那么手足无措,你应该感谢一直给我们做那么好吃的饭的夜,他可是辛苦得很呢。”


隼闻言轻笑,“说的也是——呢。”






海望着面前一盘金灿灿的炒蛋,拿起了筷子尝了一口。


“嗯…隼,你没放盐?”


“盐…?”


“……”



在线急求,我男朋友对他的信息素过敏怎么办?

主新葵,微始春,阳夜

      新现在很郁闷,每天看看自己的好兄弟,楼上的阳,一身咖喱味的Alpha,但信息素却是寺庙的檀香味,每天粘着同样在楼上的夜,每天都有肉吃,生活好的不要不要的。再看看自己的青梅竹马葵,新觉得有点心绞痛。

       新到底为什么会心绞痛呢?原因是,葵对信息素过敏……而且不是对新的信息素过敏,是对葵自己的信息素过敏……

       葵有花粉过敏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葵分化的也晚,在成年的那年的年初才分化,一月份,一股樱花味的信息素充满了葵的房间,春来敲葵的门的时候发现门没锁,打开门进去被扑面而来的浓郁樱花味熏得差点摔门退出来,跟在春身后的新和始因为是Alpha的关系,被这股信息素熏得也是差点没忍住释放自己的信息素,随着樱花信息素的扩散,葵止都止不住的喷嚏声也传了出来。新捏着鼻子第一个冲进了葵的房间,然后意识到自己的葵分化了,还是樱花味道的信息素,是葵闻了就会过敏的味道!

       新给自家第一次发情的葵做了一个临时标记,总算是在葵过敏晕过去之前解决了樱花信息素危机,抱着鼻子还红红的,裹着浴巾睡过去的葵从浴室里出来,新万年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葵的房间还弥漫着樱花味,新抱着葵去了自己的房间,把他安置在床上熟睡。转身去葵的房间打开窗户通风,然后抱着一盒草莓牛奶坐在共有间的沙发上发呆。

       始和春一人捧着杯红茶坐在新的两边,两人同情的拍拍新的肩膀,新发出一声长叹。

       始和春在当偶像之前就确立了恋人关系,两人的信息素很贴合。作为Omega,春属于不太容易发情的类型,据说未分化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他会分化成Beta,连始都做好了以后追一块木头的打算,结果最后分化的时候,一股薄荷味给了两人一个大惊喜。

       “春还是少发情为好。”始这么说,“薄荷太凉了。”

       顺带一提,春也是在冬天分化的,当时始给他就地正法了。

       新被这两个家长拍了肩,左右看看,一个笑的一脸慈祥,一个则是坏笑,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气。

       后来回来的两只年少听了这件事,“噗”的一声没忍住,一边抱着肚子大笑一边拍新的腿,为什么不拍肩?因为黑年长还在拍肩啊~

       新满脸写着不高兴的站起来,一口气喝光草莓牛奶,回房间,抱着某个还在熟睡的一起睡觉去了。

       阳知道这件事是在某次葵和夜聊天的时候,作为夜的男朋友,悄咪咪的凑过来,想听一下传说中的闺蜜对话,然后……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叶月阳式惊恐。

       阳抱着新买的杂志来找新共同欣赏的时候提到了关于葵酱分化的事情。新看着阳明显忍不住上扬的嘴角,很想把手里拿着的漂亮姐姐海报直接砸在阳脸上。

       “新,葵酱真的分化成o了?而且信息素还是樱花味的?”阳憋笑问。

      “嗯。”新艰难的哼了一声,手上的海报开始轻微的变形。

       “是真的啊?那你们以后的x生活怎么办?”阳快憋不住笑了,

       “关你什么事……”新一个白眼甩过去,“葵开心就好了,我可不想为了要做点什么就害的葵天天往医院跑。”

       “哦呀~你这是要禁欲了?”阳学自家那个哈根〇斯味的队长,坏笑着问。

       “那如果夜的信息素是他过敏的味道,你是不是也要禁欲?”新翻了个白眼反问。

       阳笑容僵了一下,仰头仔细想了想,“嗯……真是那样的话,我也会禁欲的吧,毕竟是最喜欢的人,不忍心让他受伤啊。不过……”阳回头坏笑,“夜的信息素是咖喱味,所以,让我禁欲是不可能的哈哈哈哈!!”

        新面无表情的看着阳一边拍着自己的肩,一边爆笑,手里的海报扭曲变形,随后已经变得扭曲的漂亮姐姐就一下糊在了阳的脸上……

        阳把海报从自己脸上刚拿下去就看到涨红了脸的夜,阳心中道一声不好,刚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就被夜一把揪住了后衣领。

       “新,你竟然拿海报糊我脸然后打电话叫夜过来,我要诅咒你,下次发情没有Omega给你解决!”阳一边跪搓板一边碎碎念。

       新用海报糊了阳一脸又招手把夜叫过来之后,转身就下楼去找自家的王子大人了。

       葵现在正坐在共有间沙发上,一边抱着黑田发呆,一边时不时的吸鼻子。新推开门进来就看到阳光从窗户照进来,葵王子闪闪发光的样子。新嘴角微微一翘,“就算吃不到也没关系,禁欲怕什么?有这么好看的一个人在自己边上,禁欲一辈子也满足了!”

       葵又一次吸鼻子的时候,身前出现了一个黑影,葵的发呆被黑影的到来打断,抬头,正对上熟悉的眼眸,

       “新?”

       新没有说话,而是弯腰在葵的嘴唇上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

       “葵”新直起腰,双手撑在葵的两侧,“我不能改变我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也不能改变你的信息素的味道,但我可以等,等你不会对樱花过敏的时候,再让你成为我独一无二的Omega。”

       “新……”盯着新认真的双眼,葵脸上泛起了红色,周身仿佛冒出了粉红色的小泡泡,“我会快一点找到能治好花粉症的药的!”

       “找不到也没关系的,只要我身边的Omega是葵就好了。”新慢慢的俯下身,凑近……

       “新……唔”葵微微抬头,温顺的接下这个带着草莓信息素的吻。

       始和春一回宿舍就看到了这个布满粉色泡泡的共有间,二人对视了一眼,默契的关上门,转身出去了。黑田垂下了自己的耳朵,捂住自己的眼睛……

       充满粉色泡泡的共有间,甜腻的草莓味和淡淡的樱花味无比贴合……

END

P.S.:后来新用一百张始的私房照换了隼的一瓶特制的治疗花粉症的药,只是这个药在抑制过敏的同时,会催情……然后?然后就是幸福生活的happy end呀~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论师走驱身上到底带了多少东西

【白组篇】


泪:驱,你随身携带着布丁吗?

驱:带了!泪要吃吗?!

泪:(两眼发光)

郁:那,那个……泪……?

泪:布丁!即正义!!!

驱:红豆包也是正义!!!


【跑题了啊……by:神无月郁】


阳:驱,你随身携带着咖喱吗?

驱:我带了!!虽然是咖喱包!但加上热水泡一泡就可以吃了!我还带了速食米饭!

阳:(两眼发光)你这么贴心的吗?不过你都装在哪里啊?


【哆啦bi—梦吗你是?By:叶月阳】


郁:驱,你随身携带着棒球棍吗?

驱:对啊!郁要用吗?

郁:啊……不是要不要用……是很想知道你随身带着棒球棍,是放在哪里啊?

驱:呼呼呼……和睦月君学来的物品收纳,就算是大象我也可以放在身上哦!


【大象……魔术师吗,你是????By:目瞪口呆的神无月郁】


夜:驱,你随身携带着厨具吗?

驱:有带哦!夜桑要做料理吗??!!

夜:啊……

驱:我带了菜刀,铁锅,炒菜勺,切菜板……

夜:呜哇!驱现在还在工作!别再往出拿和广播无关的东西了啊!!!

驱:嗯?


【那个小型冰箱是哪来的????By:惊恐的长月夜】


海:驱,你随身携带着工作行程安排表吗?

驱:带了!海桑是要看谁的?

海:哦!帮大忙了,我家的魔王大人又跑没影了,听说今天始在这附近工作,帮我查一下始的工作地点?

驱:没问题!!


【然后我顺利的在隼扑住始之前截获了他,并顺利的把他拖回去了!!By:文月海】


隼:驱~你随身携带着hajime吗?

驱:这个……与其说我带着,不如说……始桑就在我身后啊。

隼:始!!!!!~~~

始:……

隼:L,O,V,E,hajime,love~~

始:闭嘴!

隼:始充满爱的铁爪攻~驱驱~让魔王大人给你施一个魔法吧~让你可以随身携带hajime给我~

驱:诶?

海:好了!今天的魔王时间到了,跟我回去工作!!!!!!!

始:谢谢,海,辛苦了。


【hajime!!!!!!!!!!!!~by:被拖走的霜月隼】


END

论师走驱身上到底带了多少东西

来自于我们上课做的奇葩练习,天晓得我们老师哪来的这些脑洞……


【黑组篇】


【两组的年少在一起聊天中】

恋:我跟你们说哦,今天的工作,我见识到驱桑很超乎正常人的一面了!

郁&泪:超乎正常人???

驱:不就是随身带了一个电熨斗嘛,那里超乎正常人了?

恋&郁:谁会随身携带一个电熨斗啊??!!

驱:诶?你们不会吗?

泪:不会。电熨斗太重拿不动。

郁:啊哈哈,泪……

恋:所以驱桑……你身上到底带了多少东西……

驱:嗯?

【然后事情传开了……】


恋:驱桑,你随身带着电熨斗吗?

驱:对啊,万一大家的衣服皱了,随时可以熨平整啊。

恋:可……电熨斗不需要电源吗?

驱:没事,我随身带了手摇式发电机!

恋:额……

【你想的可真周到……by:如月恋】


春:驱,你随身携带着眼镜布和眼药水吗?

驱:对啊,如果春桑需要的时候,可以提供给春桑啊!

春:啊哈哈,你真贴心,可……我们好像不经常在一起工作啊?

驱:嗯……随时备好,说不定哪天春桑需要的的时候就会跑来找我了!

春:额……

【可是这两样东西我自己身上也有带啊……by:弥生春】


葵:驱,你身上随身带着治鼻炎的药吗?

驱:我带了哦!是为了有花粉症的葵桑!

葵:呜哇!谢谢驱!可是……现在不是冬天吗?

驱:对啊!为了防止葵桑对花过敏!

葵:冬天……会对什么花过敏啊?

驱:雪花!!!

葵:诶???

【雪花过敏??????By:一脸懵逼的皋月葵】


新:驱,你随身带着草莓牛奶吗?

驱:带了!!新桑要喝吗?

新:要!!

驱:带了一打!

新:驱驱你是天使!!!!

【然后被葵骂了,并且被禁了一周的草莓牛奶……by:卯月新】


始:驱,你随身携带着麦克风和CD播放器吗?

驱:是的!始桑!你要用吗?

始:你为什么要随身带着麦克风和CD播放器?

驱:和恋,泪他们去卡拉OK的时候,就可以不用店家的麦克风了!

始:……是为了省钱?

驱:正解!!!这是我的心灵之友,睦月君说的!

始:???

【睦月君??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莫名熟悉?By:懵逼的睦月始】


TBC

哥哥,对不起(10)

     庄园之中,隼优雅的放下茶杯,拿起餐巾纸擦擦嘴,伸手示意葵过来,


    “有入侵者来了哦~”隼微笑着伸手,揉揉葵柔软的发丝,“小心点。”


      葵点点头,站起身转头看向庄园大门的方向,眼睛里充满了杀意,海回头看了眼葵,转头眼神示意郁把泪带回屋里,又向窗口招招手示意阳出来。阳用力拥抱了一下夜,亲亲他的头发,转身走出了房间。海又低头看隼,


    “隼,入侵者该不会是……?”


    “不知道~”隼耸耸肩,瞄了眼杀气外漏的葵,伸手想去摸一下他的项圈,还没触到便收了手,“夜做的程序,能支撑多久呢?”


    “什么?”海没听清隼在说什么,问。


    “夜做的程序,让项圈有了调节的功能,压抑身体里的疾病,让葵不会被体内换入的血液产生的排斥反应折磨。但……能坚持多久呢?”


    “哈?排斥反应会很痛苦的吧?!发病起来的话。”海睁大了双眼,从屋里急急忙忙跑出来的阳也听到了隼的话,也是惊得张大了嘴。


     “嗯,多年之前那次鬼影者发狂,就是排斥反应发病,那个项圈没能压制住,杀了不少人,还好我对他早已下了心理暗示,才能让他停下来。”隼做了一个打响指的手势。


    “那睦月家的那几个老头子知道吗?还有卯月家的那个老头子。”阳焦急的问。


    “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呢?”隼冷笑一声,“当初知道如何救卯月家那个小丫头的时候,每个人眼睛都亮了,救完人之后连葵的身体状况看都不看,就围在那个小丫头边上。只要能救那个小丫头,他们才不会管葵的死活呢。”隼轻晃茶杯,“说什么补偿,都是骗人的,也就卯月家那个傻丫头才信。”


       隼的话语刚落,庄园的门就被一辆黑色轿车直直的撞飞出去,黑色轿车后面还跟着好几辆车,轿车冲进庄园,连减速的意思都没有,直线冲到餐桌这里,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刹停在葵身前,后面跟着的车子也把几人团团围住。黑色轿车车门打开,始,春,新三个人下车,其他的车上也下来了几十个人拔枪对着几人。


    “葵……”新盯着葵,想过去抱他。


       身边的始注意到葵的杀气,一把拽住了新,“别过去!”


       隼喝了口红茶,“还没有人敢拿枪指着我哦~”放下红茶杯,优雅的打了个响指。


       葵猛地冲向一个人,一把卸了他的枪,又一脚将其踹飞出去。其他人被吓到,都把枪口转向葵,新急了,抬枪对着天空发了一枪,“谁都不许动他!不要开枪!”


       剩下人一愣,葵卡住这一瞬间,快速的解决了所有人,只剩下新等人。葵没有停手,朝着新这边冲了过来。始皱眉,抬手准确的按住葵的肩膀,没想葵反手握住始的手,抬腿踢在始的腿上,直接一个过肩摔。始赶紧松开抓着葵的肩的手,在半空中调整了身形,勉强落在地上。


      葵没有理会身后的始,绕到僵住的春身后,按住他的头,一把把他的头砸到黑色轿车的车玻璃上,随着眼镜和车玻璃的碎裂声,鲜血顺着车门流下,葵松开手,春直接倒在了地上。


    “不管是什么时候,葵葵都很讨厌睦月家的科学家啊。”隼看了眼被溅到血的茶杯,摇摇头。


      新早已惊呆了,眨个眼的功夫就看到葵出现在了他面前,一句话不说就紧紧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唔啊!葵……”新伸手想抓住什么,但都是徒劳,葵的手越掐越紧,新逐渐觉得自己眼中的葵变得模糊,窒息的感觉逐渐涌了上来,咖啡店前的那一幕又出现在心头,葵想杀死自己,是心底里想杀死自己。


    “对不起……葵……”新小声的说,窒息使新的声音变得嘶哑,“当初给你带来这么多伤害,对不起……”


      海和阳着急的拉隼的胳膊,“再不停下来要出人命了!”隼撇撇嘴,伸手正准备打响指,突然一阵“滴滴滴——”的声音响起,隼一愣,“糟了!夜的程序……”海和阳也是一愣,始的注意力也被声音拉到了葵的脖子上,项圈上黄色的光加速闪了起来,葵的身体也随之颤抖了起来,掐着新脖子的手也松开了。


      新猛地摔倒在地上,反应了几分钟,拍胸口调整呼吸,再抬头的时候就看到眼前的葵痛苦的表情。


    “葵!!!!!!你怎么了??”新一把爬起来,扶住颤抖的葵,葵被新拉入怀里,腿一软直接倒在了新身上。


     “葵!!”新扶着葵坐在地上,感觉到葵的身体越来越烫,葵痛苦的扭身,一把死死地抱住新,新感觉到葵的双手隔着自己的衣服,死死地掐在了自己身上,那个疼痛,让新收紧了抱着葵的双手。葵痛苦的呜咽一声,一口咬住了新的肩膀。


     “唔!”新闷哼一声,“葵,你怎么了?”


      葵不回答,只是死死地咬住新的肩膀,双手死死地掐着新的后背。身体也越来越热,新紧紧的抱着葵,感到血从葵咬着自己的肩膀的地方流出,沾湿了自己的衣服。


    “葵,别怕,我在你边上,对不起……”新腾出一只手,触到葵的项圈,解下了项圈,“对不起……”


      项圈解下,刺耳的“滴滴”声停了下来,葵颤抖的身体没有停下,而是抖得更厉害。


       新突然感觉到葵双手松开了,扭头看向葵的时候发现葵保持着痛苦的表情,昏死过去了。


     “葵!!!!!!!!!!!!!!”


       纯白的病房中,新静坐在病床前面,握住床上人的手,盯着人的脸。新已经好几天没睡觉了,自从葵昏死过去,阳他们帮着把葵和春还有其他人送去了隼家的医院,从隼嘴里得知排斥反应之后,新的脸已经变得惨白,差点没站稳晕过去,还好阳眼疾手快扶住了新。之后就一直守在葵身边。昏迷中的葵还不时的被排斥反应折磨,虽然每次发病的时间隔得越来越长,但每次发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每次发病的时候,葵都会在昏迷中痛苦的呻吟,握着新的手也会不停的收紧,在病床上不停的挣扎。而新却只能紧紧的握着他的手,看着葵的挣扎,心头像被刀割一样的痛苦。


     “是因为小时候欺负葵太多所以遭报应了吗?”夜晚新仰头看着窗外的月亮,想起了小时候的事,“可是,老天,给我的报应,为什么还要让葵来承受呢?”


       病房的门打开一条缝,泪抱着一只猫咪玩偶钻了进来,走到病床边上,“葵……”


       新歪头打量了一下泪,“你这么晚了还不睡?”


     “睡不着,担心葵。”泪爬到葵的床头坐好,“你就是葵的哥哥?”


     “嗯。但我不是一个好哥哥。”


     “葵说你会给他读喜欢的故事书,还会陪他看电影,把他的房间装饰成他最喜欢的蓝色调,跟他一起做料理……”泪保持一个语调碎碎念,一直念到眼皮睁不开,趴在葵的床头柜上睡过去了。


      “葵……在你心里,原来我是这个样子的吗?”新看着郁从门缝里钻进把泪背走了,垂下眼帘,从兜里掏出那个项坠,打开,看着里面灿烂的笑着的孩子,一滴泪落在照片上,


     “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书,喜欢什么样的电影,我不知道你喜欢蓝色,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料理……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哥哥……葵……我会等你醒来,等你醒来,求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能好好地了解你,了解你喜欢什么,了解如何爱你……”

END

正文剧情完结,番外发糖!


魔王生气了怎么办


小天使兼神仙找我写的东西,顺带吹一下这个可爱的小姐姐 @裴玥 

#隼坐在沙发上阴云密布……


夜:隼桑……怎么了?

泪:隼,心情很差。

阳:看出来了,话说谁惹他生气了?

郁:好像是因为工作的时候出了问题,所以海桑把他的哈根〇斯禁了。

阳:禁了哈根〇斯至于这么低气压吗?肯定还有别的!

泪:被丢掉了。

阳&夜&郁:哈?

泪:新出的始的限量周边,被丢掉了。

阳&夜&郁:懂了……

阳:海,我敬你是条汉子。


#海:阿嚏!!!我记得是从那个窗户丢下来的啊,为啥找不到呢?


隼:#¥%&*^……

阳:他在干啥?

夜:不,不知道

(全员默契后退)

隼:(头上打雷)好闲啊……

泪:听到了磨牙的声音。

郁:泪,快跑!!!!!(拉起人光速离场)

(阳拉上夜光速离场)


#全员跑到楼下黑组那里避难


海: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大晴天的会有雷劈下来啊?????(躲雷)

泪:好大的雷呢。

驱&郁&恋:在哪?

泪:(指)海那里。

驱&郁&恋:哈?

泪:好大的雷呢……

春:楼上,传来了打雷的声音,没关系吗?始?

始:不用管他。

海:哇!!打到地上会焦??不能被打中啊!


#文月海秘技,避雷之反复横跳!!!


葵:楼上的……打雷声停了呢,现在这个声音是……狗叫?像是梗类的狗呢。

阳:葵酱,怎么听出来的?

海:哇啊啊啊!!!!!别追着我咬啊!!!!(被狗追)

葵:好像不止有梗类的狗呢,啊,是那种很大的看门狗吧?电影里黑帮经常会养那种狗呢。

新:葵,你最近又在看什么奇怪的东西?

海:啧啧啧,乖,这个球给你们,拿去玩,我还要找东西。


#文月海秘技,躲避凶狗之路边买球!!!!!


夜:狗叫停了啊,刚刚都叫的好凶啊。

阳:那家伙什么时候搞来的狗啊?等下,这是什么声音?

泪:大和?

大和:喵~

郁:不是大和,听起来,有好多只猫!这个声音,是大和生气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吧?扩大了好几倍了啊?

大和:喵~

海:哇啊啊啊啊!!!!!!从哪里窜出来这么多猫啊啊啊啊!!!!!

阳:那家伙背着我们在楼上干嘛呢?拆家?

夜,不,不敢上去呢……总觉得画面很恐怖。

郁:隼桑,到底在做什么?

海:看样子是野猫啊,又不能爬到树上,啊,对了!这是给大和带的,就先在这里……


#文月海秘技,小鱼干手里剑!!!!(什么乱七八糟的)


海:衣服怎么成这样了???算了,先回去换衣服吧,那东西可能是被谁捡走了吧,唉……太冲动了,不知道家里那位要怎么折腾夜他们啊……


#所以你是还没反应过来他在折腾你吗?


海:咦?你们为什么都在这?

阳:海……你这是……去和熊打架了?

春:这不太像是跟熊打架吧?像是刚逃难回来一样。

始:身上一股鸟屎味。

新:肩上挂着一块抹布?

葵:裤子的洞……是狗咬的吗?受伤了吗?

夜:海桑,胳膊上有划伤,没事吧?我去给你拿医药箱!

驱:海桑,你的外套为什么会有一个大洞?还有烧焦的味道?

恋:海桑为什么像是淋了大雨一样?明明今天没有下雨。

泪:海,头发焦了。

郁:海桑,脸上全都是土……

海:(苦笑)一言难尽啊……


#随后进屋把来龙去脉说了


驱&恋:就找个东西能变成这样???

海:回来的路上被鸽子的“子弹”打中了。

夜:一只鸽子的“子弹”有这么大吗?

海:一群鸽子……

全员:……(难得的全员石化)

海:回来的时候被路边跳绳的小孩的绳子绊倒,摔到小孩子的沙坑里去了。

全员:额……

海:走过隔壁公寓楼下的时候,楼上浇下来一桶脏水,还带着两块抹布。

恋:这些情景好像在谁身上看到过。(瞟驱)

驱:不牵扯到我身上我们还是好盆友!

春:所以,海你到底干什么了?能把他气成这样。

海:他工作时间跑去买限量周边,我一生气就把他的周边从窗户扔出去了。

全员:(吸气)难怪了!

海:但我这不是后悔了就去窗户底下找了吗?结果周边没找到,被他整成这样了。

驱:周边?是不是有始桑签名的?(跑回房间拿出来)是这个吗?

海:???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驱:昨天和恋放学回宿舍的时候被这个砸到了,捡起来发现是始桑的周边就带回来了。

海:……


#文月海秘技,石化功!!!


海:(端红茶给魔王)别生气了,(把周边递过去)给你找回来了。

隼:(接过周边,端起红茶喝一口)啊~魔王大人其实早就知道在楼下的驱那里哦!~

海:哈?那你为啥不自己去找驱要?还各种折腾我?

隼:魔王大人要看看海对我的忠诚度啊~还有,这是对海昨天凶我的惩罚~

海:我现在想像昨天一样给你一拳可以吗?


#文月海秘技,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