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连文】当一方生病了(cp:郁泪)


备考断了所有的文,今天开始补上!
接下来的@korr辛苦了,被挤扁的问题以后补上!
作为 @亭门青的点文,要努力了!
接下来正文。

       “郁君!退烧药,感冒药,消炎药和白开水放在桌子上了,我熬了鸡蛋粥,喝完三十分钟之后让泪喝药,每样药要怎样喝我都写下来放在旁边了,记得看!”夜焦急的对郁说。

        “没问题的,夜桑放心吧。”郁一手端着鸡蛋粥的托盘,一手端着放满了药的托盘,尴尬的笑笑,“我会照顾好泪的。”小心的把托盘放在桌子上。

        “郁,这是新给的皋月看护法,你拿去好好看看说不定可以派上用场,另外,我煮了原味的咖喱,你中午记得热给泪吃,对身体有好处!”阳一把把一个小本子抛给郁,一边拉住夜的胳膊,“夜工作要迟到了!”

        “谢谢阳。”郁拿下打在脸上的小本子,尽量笑着回答。

        夜在不断的叮嘱郁的话语里被阳拖出了宿舍……但!

        “郁!用来换的毛巾在泪的床头,每隔半个小时换一次,烧的厉害就每隔十分钟换一次,还有,冰袋在冰箱上面的第二个格子里,小心使用,泪身体不好,别经常用冰块,”海一边絮叨,一边着急的给郁各种东西,“要不我还是和大请假好了,留下来照顾泪,泪病着我出门不放心!”

        “海桑,请放心,我能照顾好泪的。”郁把手里的毛巾,冰袋,杯子,大和放下,努力安慰着已经急得团团转的海。

        “郁君~你确定不用伟大的白魔王大人施一个小小的魔法让泪泪恢复吗?”隼搭上郁的肩,微笑着问。

        “不!需!要!”郁还没说什么,海一个箭步冲过来,揪着隼的领子把他拽了出去,“郁,泪交给你了!隼!给我去工作!”

        “海好过分~”

        “啊哈哈……”郁看着白组宿舍的大门关上,站在原地无奈的笑了笑,低头看看正仰头看自己的大和,一大一小对视了半分钟,“大和,我们去看看泪吧?”

        “喵~”

        小心的打开泪房间的门,看到躺在床上轻轻呼吸的泪,郁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走进房间,走到泪的床边,伸手把泪头上的毛巾拿起,放到床旁边的水盆里,投洗,再拿出,用湿毛巾给泪擦擦脸和手,换了条毛巾敷在泪的额头上。

        给泪擦脸的时候,郁感受到泪的脸很热,

        “泪,泪?”轻声地叫搭档的名字,

        “唔……郁君……”昏睡中的泪听到熟悉的声音,努力想睁眼看看呼唤自己的人,但无奈于眼皮又沉又重,无法睁开,眼睛好热,身上都好热,好难受,“郁君……好难受……”泪小声轻吟着。

        “泪……”郁心疼的轻抚泪的脸,“我在这里,会在这里陪着泪的。”拿起水盆边上的温度计,“泪嘴巴张开,我给你测一下体温,好吗?”

        “嗯……”虽然难受,但如果是郁君的话,还是要努力去做,泪的潜意识这么说,微微张开嘴。

        郁把温度计放入泪的舌下,抬眼看了眼泪房间的表,八点十分。“泪,测了体温就吃饭吧,吃点东西恢复一下体力,好吗?”

        “唔……”泪含着温度计,点了点头,虽然不想吃东西,但郁君的话有道理,海也说过生病了也要好好吃饭,病才会快一点好!

        郁把夜专门给泪熬的鸡蛋粥端进来,用一个小碗盛了一碗,抬头看看表,八点十五分,放下碗,起身从泪的嘴里抽出温度计,对着房间的灯仔细的看了看,38.5度比早上海桑测的39度低了0.5度,还是好转了一点啊。

        收好温度计,根据海桑写的水无月家看护法,每隔一个小时要给泪量一次体温。下次量体温的时候,是九点十分。

        “泪,夜桑煮了鸡蛋粥,坐起来喝一点,吃了早饭才能吃药哦。”郁温柔的说。

        “嗯……”泪闻到鸡蛋粥的香味,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挣扎的想要坐起来。

        郁连忙上去扶住他,把海桑早上拿到泪房间的靠枕拉过来垫在泪的背后,让泪坐的舒服一点,为了防止泪着凉,郁拿过海桑放在泪房间的大衣,披在泪身上,又把泪的被子拉高,裹住泪的身体。

        根据水无月家看护法,泪生病的时候,让泪吃饭的方式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喂,而且要小心的吹凉了,不然,处于生病敏感期的猫咪舌头会被烫伤的!

       “泪,啊。”郁用小勺舀起一口粥,仔细的吹凉,送到泪嘴边。

       “啊……”泪张嘴,乖乖的让郁把粥喂进自己口中,不凉不烫的鸡蛋粥温润的滑过食道,不咸不淡刚刚好,落入胃中,暖暖的,很舒服。泪微微眯眼,张嘴,“啊……”

        郁一勺一勺的仔细吹凉,小心的喂入眼前这个有着猫咪舌头的生着病的少年嘴中。一小碗鸡蛋粥很快就见了底,郁放下碗,“泪,还要吗?”

        “嗯,想再要一碗。”泪毫不犹豫的点头。

        郁微笑,打开砂锅的锅盖,又盛了一碗粥,盖好锅盖,用勺子搅了搅碗里的粥,舀起一勺,吹凉,“啊……”

        “郁君,吃了吗?”没有张嘴吃下喂到嘴边的粥,泪歪歪头问。

        “我吗?”听到泪问自己,郁愣了一下,随即温柔的笑了,“我吃了哦,谢谢你,泪,来,啊……”

        听到郁的回答,泪在病痛中笑了,张嘴吃下郁喂过来的粥,“啊……”

        吃过早饭,郁让泪再次躺在床上,出去把碗勺洗干净放好,按照夜留下的纸条上写的药的食用方法,把药该冲泡的冲好,该吃多少倒出来多少,又去给泪倒了杯白开水,等水晾凉了,时间也差不多了,端着药和水再次进入泪的房间,轻声唤醒正在浅睡的泪。

        “泪,起来把药喝了好吗?”

        “药,好苦……不想喝……”虽然身上不舒服,但泪还是选择靠撒娇不吃药。

        郁望天,还好有万能的水无月家看护法,上面写着,当泪不愿意喝药的时候,用处布丁以外的甜食诱惑一下就好了。

        “泪,喝了药要不要来一杯夜桑昨天做的酸酸甜甜的什锦水果汁?”郁温柔的问。

        “唔……想要水果汁……不想吃药……”泪在水果汁和药中艰难抉择。

        “喝药可以让泪的病快点好哦,病好了就可以吃布丁了哦。”水无月家看护法上说了,如果甜食诱惑没多大用,就搬出布丁诱惑,一试一个准。

        “唔……好吧……”听到布丁眼睛亮了的泪虽不情愿但还是接下了郁递过来的药,努力的一口吞下。

        “还好吗?不苦吧?”郁担心的看着泪。

        “不苦,甜甜的。”泪认真说。

        “甜?”郁眨眨眼,借着去帮泪那果汁的功夫,拿起桌上的药仔细的看,“儿童药……难怪了……夜桑,你也可以去写水无月家看护法了……”

        给泪喝了果汁,郁又拿出温度计,放到泪的舌下,五分钟之后,拿出,37.7度已经是低烧了,几乎没什么问题了。

        “郁君,我想吃水果。”泪眨眨眼。

        “哦,好的,我去给你洗。”郁走进厨房,掏出水无月家看护法。

        水果,吃苹果就好。

        没了?!郁感觉一阵雷劈过,是要直接啃还是榨汁?还是要切开?还是要煮了吃?

        没办法,突然想起阳扔偏了砸在自己脸上的皋月家看护法,拿出来打开一看,

        葵生病的时候不能吃草莓,要吃苹果,而且要切成小兔子形状。

        原来是小兔子……等等?!这个,是葵桑生病时用的?!原来葵王子也会生病啊……

        细心的洗好苹果,切开,去核,按照皋月家看护法上说,切成小兔子形状,插上牙签,端进泪房间,“泪,来吃点苹果吧?”

        “唔……好。”泪慢慢的坐起。

        郁小心的用牙签插起一块小兔子苹果,喂到泪嘴前,“小心点吃哦~”

        “嗯……”张嘴吃下苹果,“甜甜的,喜欢。”

        “泪喜欢就好了。”郁挠挠头开心的笑了。

        “郁君,也吃。”泪伸手用牙签也插起一块苹果味道郁嘴前,

        “嗯,谢谢你,泪。”张嘴把喂到嘴前的苹果吃下,“真的好甜~”

        于是尽快结束工作的白年中和白年长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白年少的两只一边散发着粉红泡泡一边幸福的互喂苹果。

        “郁,真的是个好男人,泪,以后有人照顾了!”海爸爸在泪房门口用隼的衣服擦眼泪。

        “笨蛋爸爸模式开启了,”阳一脸嫌弃,“不过郁确实是个好男人。”

        “郁君,真男朋友!”夜点赞。

        “最后也没有用到白魔王大人的魔法啊。”有点不甘心的隼。

        结果半个月后……

        “郁君,要喝的药我放在你的床头了!该怎么喝和上次给泪的计量一样,吃完饭半个小时后吃!”夜嘱咐生病卧床的郁之后,收拾东西准备去工作。

       “郁,我给你做了原味咖喱,皋月家看护法我放在你的床头了!”阳淡定的说完,和夜一起出门去工作了。

        “郁,水无月家看护法放在床头了,记得量体温,那,泪,郁就交给你了!”说完,海拖着隼走出了宿舍。

        “郁君,还好吗?”泪伸手轻抚郁的额头。

        “还,还好,泪……”郁伸手把舌头下的温度计拿出来,38度,还好。

        泪颤巍巍的端来一碗粥,郁看着泪端着粥左摇右晃的走过来,担心的接下泪手里的碗,“泪,还好吗?”

        “还,还好,”泪拿起勺子在碗里搅了搅,舀起一勺粥,吹凉,喂到郁嘴边,“郁君,啊……”

        “谢谢,泪”郁微笑,“啊……”

        泪一勺一勺的喂郁喝完粥,又给郁倒了一杯白开水。郁拆开药,一口吞下,

        “呜哇!好苦!”郁强忍着满嘴的苦味,拿起床边的药仔细看,“成年人的药?和泪的待遇完全不同啊,夜桑……”无奈的苦笑。

        泪洗碗回来,看着满脸苦瓜样的郁,赶忙跑过去,扶住郁的脸,吻住。

        “!”郁被泪的动作惊呆了。

        “好点了吗?”泪放开郁,歪头认真问郁。

        “好,好多了……”郁脸红的发烫,“泪,你这是和谁学的?”

        “阳说kiss是甜的,他说夜的亲亲就是甜的,隼说郁君的也是甜的,所以要我等郁君喝完药之后,去和郁君亲亲,就能尝到甜味了~”

        “……”郁感觉欲哭无泪,“阳!隼桑!不要再教泪奇怪的东西了啊!”

        “我去给郁君削苹果~”泪愉快的走出房间。

        “哦,好啊,等,等等!泪!你说要去削苹果?!”想到之前泪自己剪指甲结果血流成河的事情,郁吓的直接从床上跳起来,冲出房间。

        “泪,小兔子苹果要这样弄。”郁从后面护住泪,手把手的教泪切苹果,还努力保护泪不切到手。

        “郁君,我切的苹果,尝一下。”泪把一块苹果递给郁。

        “谢谢泪,”郁张嘴吃下苹果,“很甜呢。”

        “因为我加了奇迹泪泪的爱进去哦~”

        “……隼桑不要教泪奇怪的东西了……”望天,“泪来吃这个。”

        “嗯!~好甜~”

        “泪,好可爱……偶尔生个小病貌似也关系~”

        于是白组众人回来的时候,又被其乐融融的小两口闪瞎了。

END    

评论(8)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