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特警行动——番外:抓捕老婆计划


(许久未见的特警行动,在海爸爸的生贺的时候回归!~海爸爸生日快乐!(^O^)y)

       泪一岁的时候,海二十一岁。

       “爸爸!”泪扑到海的怀里。

       “泪,不要叫爸爸,叫哥哥。”海抱住泪,无奈的说。

        “爸爸……”

        泪五岁的时候,海二十五岁。

        “爸爸!”泪站在床边拽海的被子,“今天去布丁展览会好不好?”

        “泪……”海看了眼闹钟,“难得起这么早啊……不过不要叫爸爸,叫哥哥。”

        “唔……海,今天去布丁展览会好不好?”

        “连哥哥都省了啊……”

        泪九岁的时候,海二十九岁。

        “海,想看海豚表演。”泪拉拉海的衣角。

        “好啊,泪,在这里等一下,我去买票。”海摸摸泪的头,走向售票窗口。

        “小朋友,你一个人来的吗?”一个路过的阿姨好心的问泪。

        “我和爸爸一起来的,爸爸去买票了。”泪乖巧的回答。

        “泪……还是改不了叫爸爸吗……”泪身后不远处,买票回来的海听到泪的话,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不过也确实到了当爸爸的年龄了啊……”

       如今,泪十岁,海三十岁。

       “该给海找个老婆,给我找个妈了啊……”泪一边用勺子戳眼前的便当,一边自言自语。

        “噗!泪你说什么?!”同桌一起吃饭的恋驱和郁同时喷了出来。

        “给海找个老婆,给我找个妈啊,”泪眨眨眼,“阳说海也到了该找老婆的岁数了。”

        “阳……”三人脑袋上垂下长长的黑线。

        “马上就要到海的生日了啊……要快一点把那个人弄成礼物送给海啊。”泪把吃完的便当盒丢进垃圾桶,回头,“要郁君,驱和恋帮我。”

        “哦,好。”三人点头,

        “等,等一下!泪!”恋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声叫住正拉着郁往外面跑的泪,“把那个人弄成礼物,泪你已经物色好给海桑当老婆的人了吗?!”

        “嗯~不过是秘密哦~”泪头也不回的说,“郁君快走,我们去找葵~”

        “葵桑?难道说……”恋一脸惊悚的看向同样一脸惊悚的驱。

        “新桑会暴走的!!”

        “那,那个,泪,”郁看着拉着自己的一蹦一跳的往前走的泪,“如果泪相中的未来的妈妈是葵桑,那还是重新想一下?”

        “诶?可葵是最适合的人选啊!”泪歪歪头,“所以非葵不行。”

        “新桑会生气的,但愿世界和平……”郁小声说。

        泪拉着郁一路小跑,来到了引力的办公室外面,推门进去,“葵~”

        葵从堆的像山一样高的档案中抬头,“嗯?泪?还有郁?有什么事吗?”

        “葵~”泪甩开郁的手,跑到葵的桌子前面,“果然葵是最好的人选~作为……给海生日会准备的人。”

        “诶?”葵一愣。

        “诶???”跟在泪身后的郁,恋,驱也是一愣,“做准备的人???不是老婆啊?”

        “怎么可能是老婆呢?”泪回头看看呆住的三人,歪歪头,“海的老婆虽然也是和王有点关系,但不是王子哦!”

        “……”三人眨眨眼,同时呼了一口气,“还好……”

       “葵的料理也很好吃,和夜配合的话,一定能做出最棒的宴会料理!”泪对着葵竖起大拇指。

        “啊哈哈,我知道了,泪放心吧,一定能做出好吃的料理的。”葵笑笑,伸手拍拍泪的头,“泪真的很爱海桑呢。”

        “因为海是爸爸~”泪歪头笑了一下,“已经和夜说好了,葵等下去找夜就好。”

        “好的,我整理完这些档案就去。”葵笑着,加紧了手上整理的速度。

        “接下来……是那个人~”泪转身,“新~”跑走。

        “新?!”恋一愣,“你该不会想找新?!新那个天然呆的笨蛋除了葵桑谁能受得了他?!”

        “恋君,这个不是重点,”驱一脸严肃,“重点是新桑是个男人啊!找老婆不是应该找女人吗?”

        “驱桑,这确实是问题的关键啊!”

        “呼呼呼~”泪慢慢的走到正在沙发上抱着巨型黑兔抱枕睡得正香的新,蹲下,凑近新的耳边,“新,起床了哦,再不起来的话,恋就会把你偷藏的草莓蛋糕都吃完了哦~”

        “不行!粉色头发想都不要想!”新双眼一睁,坐起身来。

        “喂!谁会在乎你的草莓蛋糕啊!我有驱桑给我买的巧克力蛋糕。”恋一脸不屑。

        “啊哈哈,泪在叫新桑起床方面还真是厉害啊,”眼见着恋和新要打起来了,郁赶忙跑到两人身边努力把话题转移。

        “因为新爱草莓就像爱葵一样~”泪回头看了眼正专注整理档案的葵。

        “哪,哪有?!”新脸微微泛红,

        “新桑,脸红了?”驱坏笑,“泪说中了?”

        “并没有!”新用手搓搓脸,“睡太久而已。对了,泪你找我什么事?”

        “转移话题的速度好快……”郁看了眼新越搓越红的脸,小声吐槽。

        “新拿着这个。”泪递给新一卷红绸,“当诱饵把海的老婆引来的时候,新要和阳用这个把他绑起来,放到盒子里然后和春一起打包盒子。”

        “绑……谁?”新一脸惊吓,

        “海未来的老婆和我未来的妈妈。”泪认真的回答。

        “海桑未来的老婆和你未来的妈妈?那是个漂亮的大姐姐?那还要用绑的?!”

        “没关系哦,要靠绑的才能抓住他哦!~”

        “靠绑的才能抓住她?这个大姐姐好可怕……”新小声地说。

        “已经和阳说好了哦,新要好好的配合阳。”泪无比认真的踮脚,伸长胳膊,拍拍新的肩膀。

        “好……”

        “吱呀——”门被推开,始和春还有阳走了进来。

        “噗!”阳看到新脸上不可思议的表情和手里的红绸,没忍住笑了一声,“果然你也被吓到了啊,嘛,一起加油?”

        “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姐姐?”新看看笑得尴尬的阳,问。

        “不知道,泪没有告诉我们。”阳耸耸肩,拿出泪交给自己的红绸。

        “现在的小孩子真成熟,才多大点就为自己的爸爸操心婚事……”新小声吐槽。

        “有同感……”阳小声应和。

        旁边的驱和恋还有郁正在泪的指挥下,把一个巨大的,粉色的,上面画着不明图案的礼物盒组装起来,拿出红色丝带在旁边备用。

        “呼呼呼,捕捉未来的妈妈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接下来……”泪伸手拉住始的衣袖,把他拉到礼物盒后面,“诱饵请站在这里,然后,新和阳请把绸带打开,方便绑人。”

        “好……”新和阳揪住绸带的一边,拉开。

        “站在这里就可以了吗?”始回头问泪。

        “嗯,我说‘蹲下’的时候,始要蹲下哦。”泪认真。

        “好,知道了。”

        “能命令始桑……泪真的不简单……”围观的除春以外的所有人心说。

        “好了,春,那个。”泪指了指窗口,春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走到窗边,拿出一个喇叭,调了一下声音,转身对郁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郁愣了一下,走过去,春递给郁一张纸条,然后把喇叭递给郁,比划了一下,意思让郁用喇叭大声的喊出纸条上面的话。

        郁看了眼纸条上面的话,“噗!大概已经猜到泪想抓的人是谁了……”郁闭眼,深呼吸,身边的春一捂耳朵,

        “引力的睦月始招婚啦!有兴趣的可以来引力的办公室面谈!先到先得!”

        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除了努力忍笑的春和目不转睛盯着办公室大门的泪以及当事人始以外,其他人都“噗!”了一声,始揉揉拳,斜了春一眼。

        “蹬蹬蹬蹬……”一阵狂奔的声音传来,引力的办公室门一开,一个白色身影冲进来,直奔站在礼物盒后面的始,“哈吉咩~你终于想开了!我要嫁给你~”

        “就是现在,始,蹲下!”泪难得的大喊,始急忙往后撤一步,蹲了下去,同时阳和新手里的绸带的一头“飞”了起来,缠住了那团白色的家伙,“新,阳,绑住他!”

        新和阳默契的用绸带迅速的绑住了那个人并把他塞到了礼物盒里,春和始把一边的礼物盒盖举起来盖在礼物盒上,并在新和阳还有恋驱郁的帮助下把礼物盒包装好,最后,泪在礼物盒上贴上了一张画着不知为何物的贺卡,写上,

        “送给爸爸,里面是爸爸的老婆和我的妈妈。”

        于是,海三十岁的生日会上,少了一个带在沙发上懒洋洋的家伙。

        “那个家伙呢?”海四下找。

        “不知道。”所有参与了泪的“计划”的人口径一致的摇头。

        “那……给他留一块蛋糕好了。”海无奈,“太晚了,泪该睡觉了。”

        “今天要去和夜睡。”泪伸手抱住夜,“今天是海的洞房夜,不能打扰。”

        “哈?”海一惊,“泪谁教你这个的?”

        “嗯?我什么都没说哦~”泪望天,“好困,夜我要睡觉。”

        “好吧,那海桑我们先回房间了。”夜抱起假装困的揉眼睛的泪,转身往房间走,“对了,海桑,加油哦!”

        “哈?”

        海一脸困惑的走进房间,“宝贝儿子竟然不愿意和我睡,这是为什么呢?等下,这是啥?!”

        海的困惑被房间里巨大的粉色礼物盒打散,拿起上面的卡片,

        “是泪画的吗?三个人?一家三口?这个是我,这个是泪,那这个……有点像隼啊,嗯?送给爸爸,里面是爸爸的老婆和我的妈妈?还是不愿意叫我哥哥啊,不过爸爸也不错,等下,老婆?我没说我要娶老婆啊,那这个里面是谁啊?”

        海疑惑的打开礼物盒,

        “!”

        礼物盒里装着被五花大绑的隼,抬头可怜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海,

        “呜呜,海,我被泪泪暗算了,然后被他们绑架了,还好你来救我了。”

        “额……这个老婆……貌似还不错?”海甩掉头上的黑线,“难得泪给我创造了这样的机会,也应该珍惜,不然多对不起自己的儿子啊。”

        这样想着,海伸手把被绑成粽子的隼捞出来放到床上,俯身压了下去,

        “隼,这个礼物,我很喜欢哦!~”

        “啊?是吗?那,海,生日快乐了哦~”

END

评论(1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