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再次让你爱上我(主奶次,leo司)(3)


        几年前,leo是国家的王,他拥有着一个最强的骑士团,骑士团有三位首席骑士,国王代理兼保姆的濑名泉,关心别人剑术超群的鸣上岚,还有几乎每天都在睡觉的智囊团朔间凛月。他们一同守护着这个分分钟会想到新的音乐灵感然后跑的无影无踪的王。

        “王需要一个随时可以找到他并把他带走的人。”凛月第一百次从自己床底下拉出leo的时候,这么说着,“我可不想在梦中抱着真~绪的时候,王突然从私底下钻出来对着我笑。”

        于是应证了凛月这一句话,又一年新的骑士申请,一个叫朱樱司的可爱男孩子来递交申请了。

       泉当时盯着那个孩子看了老半天,最终在那孩子紫罗兰色的眼睛深处,看到了一丝和王相似的光。

        “你通过了!”

        “阿拉,泉酱也很会照顾小孩子呢~”岚'当时这么对泉说,

        “并没有好吗?明明每年都几乎没人来申请,还要招新,真是超~烦,快一点结束吧!”

        “阿拉~泉酱是在害羞吧~真是不直白的男孩子,需要姐姐安慰吗?”
        “不需要!你个人妖!”

        加入骑士团的第二天,司就在王宫花园的水池里捞到了漂浮着的leo,然后在泉等人到处寻找leo的时候把leo带回了国王的寝室。

       后来,司正式的去面见了leo,单膝跪在王座之下,右手捂住心口,虔诚的低下头,

       “骑士团,kinghts,新晋骑士朱樱司,参见国王大人。”

        “哇哈哈!你好认真啊!新来的!啊!我有灵感了!”leo先是指着司一阵大笑,然后就一边喊着“灵感”,一边手舞足蹈的跑出了宫殿,留下司一脸懵逼的呆在原地,愣了许久,司缓慢起身,转身冲着leo跑开的方向,生气的大喊,

        “我不叫新来的!我叫朱樱司!!!”

        “阿拉~王和小司司应该会处的很好哦~姐姐真感动~”岚拿着手帕擦眼睛。

        “我怎么觉得是麻烦的家伙翻了一倍?”泉伸手按住自己跳动的太阳穴。

        “呼呼呼……至少以后不用我们去找王了,今天早上也是小朱找到王的。”凛月靠在墙上打了个哈欠。

        “也对啊……”泉松了口气,“等一下!睡间!不要在这里睡!口水要流到我身上了!超烦的!”

        “啊哈哈哈~”

        从此以后,司就一直生活在和leo吵嘴,去找到跑丢的leo然后继续吵嘴之中。

        “堂堂的骑士竟然要来负责照顾leader的生活起居,真是太丢人了……”

        “你要是不愿意可以不干啊!新来的!”

        “leader!我不是新来的!我是朱樱司!还有,这是濑名前辈交给我的任务,骑士要好好的完成任务!”

        “那就不要废话了!你个新来的!”

        “我不叫新来的!我叫朱樱司!”

        “阿拉~关系一如既往的好呢~”

        “那个笨蛋国王大人前两天竟然问我怎么追司君,真是的,他俩到底是谁追谁啊!”

        “呼呼~濑酱在这方面很迟钝呢~”

        “哈?!”

        日复一日的过去,leo发现自己对那个红发的小鬼产生了新的兴趣,在某次听到司和岚讨论喜欢吃什么东西的话之后,每天在司找到自己之后都悄悄的把几颗糖果放进司的口袋里。

        然而某天找灵感路过骑士们的更衣室的时候,听到泉训斥司偷偷吃糖的时候,leo感觉自己犯错了,悄悄的对他好反而害得他被泉骂,leo鼓鼓腮帮子,写了一张小纸条,晚上溜进司的房间想把纸条放在司的枕头下面。

        司的房间和leo自己的相比,小了好几圈,月光从没拉严的窗帘缝隙中照入,撒在朱樱司还带着泪痕的脸上,

        “泉骂的太狠了……”leo小声的说,当时岚和凛月都在边上,一直在劝,然而一直到司的眼泪被逼出眼眶,训斥声也没有停止,leo背靠着门坐在地上,脑子里的灵感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后悔。

        leo伸手想把司脸上的泪痕擦掉,却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手撑在床上,弯腰,在司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我亲了他!”leo猛地反应过来,退后一步,看床上的人没有反应,leo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转身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司的房间,连要留下的纸条的事情也忘了。

        第二天早上,泉收到了一条胃疼的命令,

        “以后早餐每个骑士要加几粒巧克力。”

        “那个笨蛋是不是傻了?!超烦!!!”

        那次偷亲过之后,leo和司的感情慢慢的变得亲密,不久之后leo就再次亲到了司,这次不是额头,是唇。

        leo和司成为了一对热恋的情侣,虽然相处模式和以前相比没什么变化,但是,司被leo强制性的从自己的房间搬到了leo的寝室。

        交往一段时间后,leo觉得自己该向最爱的司求婚了,他找到另外三位骑士,询问求婚的场景要怎么弄,得到的答案leo都觉得不够完美,于是,某天,一个人敲开了leo寝室的大门……

        第二天,司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的leo不见了,司换好衣服,习惯性的到处找leo,却发现到处都找不到。

        司找到泉,岚和凛月,四个人一起去找leo,找了好几天却找不到,leo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连身为恋人的司也找不到他。

        岚安慰司不要着急,说不定等几天leo就自己回来了。

        谁知,司等来的不是leo,而是一场灾难。

        leo失踪一个月之后,一位宰相以leo失踪司肯定知道的理由将司从骑士团带走,不听司的解释就以诱拐王族的罪名将司打入了地牢。

        司双手被铁链拴住,举过头顶,双膝跪地,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之中,泉几次想要去为司辩护却被以“骑士团不可过问朝政”为理由的借口阻拦。泉,岚和凛月担心司,终于买通了一个看守地牢的牢头,凛月在外面放风,泉和岚趁着夜色溜进了地牢,见到了一杯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司。

        “小司司!”见到司的一瞬间,岚一时没忍住尖叫出来,那个有精神有活力的孩子已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中,被那些牢头折磨的几乎没了呼吸,

        司昏昏沉沉之中听到岚的尖叫,无力的垂着的头微弱的晃了一下,勉勉强强的抬头,看到了自己的前辈,

        “濑名前辈,鸣上前辈,你们来看我了啊……”干裂却流不出血的嘴唇微张,小声地吐出几句话,声音沙哑到两人几乎听不见。

        岚的眼泪瞬间落下,不忍心看的他转身用自己的披风捂住脸小声哭泣,

        “鸣上前辈不要哭……司没事的……”又是沙哑的话语,听得岚哭声变大了。

        “司君……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对你!”泉气的握拳,司身上的伤口泛着白,却不流血,伤口上结着大片大片的血痂,和衣服连在一起几乎分辨不开。

        “他们太担心leader了,所以濑名前辈你们要快一点找到leader哦!司没事的……”司强撑着对着泉露出一丝微笑,然后头又垂了下去,

        “司!司君!!”泉伸手晃动着地牢牢门,然而司却再也没有把他的头抬起来,他昏过去了……

        那天,泉拖着哭得稀里哗啦的岚,脸色阴沉的从地牢出来,把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了凛月,

        “我们必须把司君救出来!不然他会死的!”泉咬住下唇,严肃的说。

        凛月和岚完全同意泉的想法,救出司,带着他躲到王宫外面去,leo什么的不管了!

        岚在朋友的帮助下在王城边上的小镇里买到了一个小酒馆;凛月从他那个死不承认的哥哥那里得到了一辆马车;泉制订了如何救出司并逃离王宫的计划和路线。一切准备就绪。

        所有的一切刚刚准备好,三人就收到了消息,宰相决定要把司处死。三人慌了,决定要立刻执行这个计划!

        宰相做出决定的当天晚上,泉和岚偷偷潜入地牢,安静并快速的找到关押着司的牢房,这次,泉没有再摇晃牢门,而是一剑斩开了牢门,冲进去岚很快的撬开司的手铐,泉背起司,岚在后面断后,两人悄无声息的逃出了地牢,坐上了在外面等候的马车,凛月一扬鞭子,马车疾驰而去。

        泉和岚坐在马车里,司躺在泉的腿上,岚伸手轻轻晃动司的头,“小司司,醒醒……”

        司对岚的动作没用任何反应。

         马车趁着夜色悄悄的进入酒馆的后院,泉背着司上楼,楼上的房间里坐着凛月的幼驯染,著名的医师衣更真绪。

        真绪给司仔细的检查了身体,把伤口上已经开始腐烂的地方清除掉,撒好药,包扎好,检查了司的双腿,发现伤到了骨头。真绪给司开了调理的药,并说等司醒了,他还会来复查。

        司昏迷了好几天,终于转醒,三人看到醒过来的司都很激动,然而……

        “不要靠近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司一把打开岚要摸自己脸的手,在角落里抱成一团瑟瑟发抖,紫罗兰色的瞳孔无神的盯着三人。三人中任何一人靠近司,司就会一边大喊一边挥舞着手臂想把人赶走,然后就在角落里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万般无奈之下,凛月叫来了真绪,真绪盯着司的样子看了一会,叹了口气,“这孩子疯了……”

        “什么?!”三人惊呆。

        “应该是之前受的刺激太大,越过这孩子能接受的极限,突破极限就疯了……”真绪摊摊手,“这样的情况即使是我也没办法……”

        “小真绪请你救救小司司啊!”岚拉住真绪的袖子,祈求似的盯着真绪。

        “好吧,还有一个比较极端的办法,我有一种药,吃了会忘记以前的一切,不记得自己的身世,姓名,甚至连爱的人都不记得了,如果用那种药的话,应该可以让这孩子忘掉那些事情,再好好调理的话,应该可以恢复正常。”真绪看向三人,“你们同意吗?”

        “忘掉所爱的人,意思是王的是小朱也会忘掉?”凛月眨眨眼。

        “忘掉就忘掉吧,如果不是那个家伙突然不见,司君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泉生气的说。

        “姐姐也这么认为,现在对小司司提起王的话,大概只会让他想起不好的事情,还是忘了比较好吧。”岚心疼的看着司。

        “那好吧,你们先让他安静下来,我去把药煮好。”真绪转身准备离开,“对了,小凛,看样子这孩子应该不会轻易安静下来,给你这个,实在不行就只能……”真绪递给凛月一根针管,摇摇头,走出了房间。

       “真~绪的麻醉剂吗?明白了……”凛月垂下头。

        泉和岚想上前把司扶到床上去,然而一靠近司就尖叫着要打人,泉和岚只好强行按住司的双手,看向凛月。凛月咬了咬嘴唇,拔出针管冲过去扎在司的脖子上……

        真绪端着煮好的药回来的时候,司已经安静的躺在床上了,凛月从真绪手里接过药,泉让司靠在他身上,岚给司喂药……

        “哈哈哈哈!灵感!灵感来了!”

        “哟!很不错嘛!新来的!”

        “朱樱!这个给你,我在厨房看到的曲奇饼干。”

        “国王大人亲手做的巧克力哦,朱樱快尝尝!”

        “朱樱!我爱你!!”

        说话人的声音,说话人的样子,渐渐模糊,消失,只剩下一句,

        “我爱你!!”

        “你,是谁?”

TBC

评论(2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