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哥哥,对不起(2)

求评论~


        等新从家里开车狂奔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那个鬼影者已经换了一身白色的衣服,坐在始办公室的桌子上了,

        “你爸说了什么吗?”始看着沉着脸走进来的新,问了一句,

        “没说什么,”新看都没看始一眼,径直走向坐在桌子上的鬼影者,

        鬼影者低着头坐在那里,感觉到新的靠近,他抬头,正对上新的目光。

        “哥哥……”

        “哥哥?!”始和春一惊,“他是你弟弟?!”

        新沉着脸盯着鬼影者,“葵……”

        “哥哥你来看我了吗?”被称为葵的鬼影者眨眨眼,歪头看着新。

        “嗯……我来接你,回……”新停顿了一下,“回家。”

         “回家?可是,这里就是我的家啊……”葵歪着头看着新,“睦月爸爸和弥生爸爸都在这里,卯月爸爸也会来看我……”

        “他们是在利用你!他们已经把你变成怪物了!”新双手突然按住葵的肩膀,怒吼,“你难道没有感觉吗?!离开家之后就一直被关在那里,你全都忘了吗?!”

        葵对新的怒吼毫无反应,呆呆地盯着发怒的新。

        “新,冷静点!”始和春上前,用力按下新的手臂,“你爸跟你说了什么吗?”

        “嗯,他说……”新开口,却被外面的声音打断。

        “老板!”一个保镖样子的人扶着墙踉踉跄跄的跑进来,“白月的在底下搞事情!已经打伤我们好几个兄弟了!”

        始一皱眉,“白月竟然敢直接跑来闹事,不应该啊……按道理说白月不会做这么有风险的事……”

        “啊,那个……始,与其纠结他们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不如先把底下的问题解决了?”春戳戳始。

        “说的也是,我现在就下去……”

        “等等!”新伸手拦下始,转头看看葵,“你去,把入侵者解决!”

        葵脖子上的颈圈的灯转为红色,“是的!主人!”

         葵跳下桌子,直线冲出办公室,翻过走廊扶手,跳下楼。

         “哇!”春惊叹,转身追着葵出去,趴在扶手上往下看,“这可是六楼!跳下去没事么?!”始也难得的露出惊讶的表情,赶到春身边往下看。

        葵在空中借助其他楼层的扶手和楼顶悬挂下来的装饰,稳稳的保持住下落的速度,最后落在一楼一个正拿着枪的白月成员身上,葵双眼完全没了刚刚的天真,双手捏住那人的脖子,往一边一扭,

        “咔哒!”一声,那人连声都没发就被扭断了脖子倒在地上,葵从倒地的尸体的手上拿走手枪,回头就对着身后不远处的几个白月的人连开几枪。

        “哇——”春努力向外探出身子,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切,“!”春一个没站稳,掉了下去。

        “春!!!”始一惊,伸手想拉住春,但慢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春掉落。

        此时,在一楼的葵,又解决了几个白月的人,一抬头,正好看到春掉落下来,“弥生主人,危险!”葵转身直接跳到了一个白月成员的肩上,以他的身体为跳板,一跃而起,蹿上了二楼,再跳上二楼扶手,再次向上蹿起来,连续几次,在半空中接住掉落的春,葵一手扶住春的腰,一手拉着的悬挂在空中的装饰,稳稳的落在地上。

        葵扶着春站好,“弥生主人您没事吧?”葵无神的眼睛盯着春,毫无感情的问。

        “没事……”春被葵的眼睛盯的打了个哆嗦,努力镇定下来,环顾了一下四周,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堆尸体,除了脚边上的一个脖子被拧断的尸体,其他的尸体全部都是眉心中弹一枪,春看着这一幕,再看看身边正盯着自己的鬼影者,想想他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天真的看着自己的时候,春倒吸了一口凉气。

        “春!你没事吧!”始和新从楼上冲下来,始一把拉过春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见没受什么伤,松了口气。

        新看春没什么事,伸手拉过葵,“你没事吧?”

        “没事的,卯月主人不用担心。”葵面无表情的回答。

        新皱了皱眉,伸手在葵颈圈上按了一下,红光熄灭。

        “哥哥?”葵歪歪头。

        “始桑,我想让他当我的保镖。”新伸手把葵揽进怀里,回头看着始。

        “他当保镖?会不会有危险?”始看了看满地的尸体,担心的问。

        “我确定他不会伤害我。”新眼神坚定的说。

        ……

        “给,你要的资料。”一个红头发的人把一个文件夹扔在办公桌上,“和你说的一模一样,那个家伙真的是人吗?”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人伸手拿起文件夹翻了一下,优雅的把文件夹扔回办公桌上,“不,他已经不是人了~他是这世界上唯一可以救泪的武器~”

        “隼,隼桑……泪的病确实需要治疗,但你不要病急乱投医啊,那个鬼影者如果是武器,要怎么救泪啊?”红发男子身边的黑发男子发话。

        “那个武器是真的可以救泪的哦~”被称为隼的男子喝了一口红茶,“因为他当时也染上了那个病,但他现在还这么生龙活虎的,就证明他有抗体,这个抗体,就是救泪的啊~”

        “原来如此……”

        “阳,夜,跟着那个新,盯住鬼影者,我们要想办法得到那个武器!不惜一切代价!”

        “是!”

        隼站起来,转身进了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一张病床,床周围放着很多仪器,床上躺着一个少年,少年的胸口微微起伏,脸上带着一个吸氧器,双眼紧闭。

        “泪……”隼小声的唤着床上少年的名字,走进,伸手小心的把泪的吸氧器拿下来,弯腰在泪的额头上亲一下,坐在泪的床边,

        “泪,哥哥找到可以救你的东西了哦~对方也是一个家伙的弟弟呢,不过那个哥哥是真的不称职呢~泪,再坚持一下,相信我,很快的,很快你就能向以前一样了~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去玩吧~和海,郁君,阳,夜一起~”

TBC

评论(1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