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每天回家看到白魔王在装死(海隼,be,慎入!)


从一首歌和一个手书里得到的灵感,然而是一篇be,所以慎入吧

       “我回来了!”海推开门走进屋,映入眼帘的便是倒在地上的,背上插着一把菜刀的隼,地上早已血流成河,海无奈的耸耸肩,

        “呵呵,今天有点难收拾啊。”

        听到这话的隼,趴在地上露出一丝微笑,“科科”地笑出声。

       大概是海和隼退出偶像生涯的那一年,泪和隼谈起魔王话题的时候,已经是Procella的队长的泪,拉着隼的手问他关于魔王的事情是真是假,隼当时笑着揉揉早已变成又一任大魔王的泪的头,

        “魔王当然是真的哦~不过,在新一任魔王崛起的时候,老一辈的魔王就该进入倒计时了啊……”

       海当时并没有理会隼的这句话,他只当是隼像以前那样和大家开了个玩笑。海耸耸肩,拍拍自己那个继承了魔王衣钵的儿子,把他托付给已经成熟的郁之后,和隼一起离开了那个住了多年,充满回忆的宿舍。

        海和隼一起办起了海的老本行,万事屋,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每天海工作回来,一开门就看到隼各种装死。

        有的时候是一把箭射穿了隼的头盖骨,血和脑浆混合在一起,现场惨不忍睹,然而谁能想到那是番茄酱加豆腐的杰作呢?

        有的时候是穿着当年他们演的帝国的军装,抱着枪,胸口一个血流不止的弹孔,然而只是一个弹孔状的贴纸和一些西红柿汁。事后洗衣服什么的很麻烦啊……

        甚至有过一推门看到一条翻车鱼的玩偶插着个刀子倒在地上,一瞬间有一种想把门关上的感觉……好嫌弃……海心想。

        以前还是偶像的时候,海总是会被安排很多莫名其妙的工作,类似于荒野求生之类的工作,曾经被始和春质疑是不是去和熊打架什么的。然而,不管多忙,每次工作回来,看到那个赖在沙发上,撒娇一般的让自己泡红茶的队长,就觉得很开心。

        刚考上驾照后,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车带着隼去兜风,开车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跑,真的很开心。

        偶像工作做多了,海的粉丝群也日渐扩大,海爽朗阳光的性格让围在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多,这个时候,在一边的隼在想什么呢?

        海一边拖地一边想着以前的事,突然想起来今天去工作的时候遇到了同样去工作的泪,自己要去给泪所在的剧组当临时演员,然后就遇到了泪。

        工作结束后,海和泪一起去了一家甜品店,两人面对面而坐,

        “隼还好吗?”泪问。

        “挺好的,说实话,我现在很期待回家呢!”

        “我感觉我的力量一天比一天强,”泪看了看自己的手,眨眨眼,“隼现在每天在做什么呢?”

        “装死。”海耸耸肩。

        “诶?”泪呆住。

        “每天回家一个新死法,说老实话,我很期待每天回家会看到什么样的死法呢!”

        泪眨眨眼,然后像是明白了什么,“是吗?用这种方法来让海适应啊……”

        “诶?适应什么?”海觉得自己这个儿子越来越像家里装死那位年轻时候的样子了。

        “没什么,海,这个布丁……”泪指着旁边菜单上的布丁新品,像以前那样,卖萌似的盯着海。

        “真是的,泪,不要这么看着我啊,好好,我给你买……”海无奈的笑笑,伸手招呼服务生过来,掏钱给泪买了那个布丁新品……

        泪和海要回去的地方在两个方向,所以出了甜品店,两人道了声“再会”就分开了,海心情很好的往家里走去,泪看着海的背影,薄薄的嘴唇微张,

        “用这种方式来让海适应吗?隼,辛苦了,每天一个死法很累吧,然而,真正的事情到来的时候,可能不会是你试过的任何一种死法啊,到那时,你要扮成什么样子去逗他呢?”

        海在家里打扫着地上的血迹,隼坐在沙发上,

        “海~我想喝红茶~”

        “好好,等我收拾完就去给你泡。”

        “海~我想吃哈根〇斯~”

        “是是是!等一下就给你拿!”

        “海最好了~”

        “所以你能不能先把你背上的刀子拔出来?还有,把头上的假伤口擦干净,我看的慎得慌。”

        “不要~”

        “你啊……”

        海每天工作回家之前都在期待隼的死法,虽然每天收拾屋子是个大工程,上次翻车鱼玩偶那次,阳和夜恰巧来家里做客,开门看到一条翻车鱼倒在那里,满地鲜血和鱼内脏的时候,阳和夜惊恐万分的眼神海直今都难以忘怀。

        隼在装死方面真的是天赋异凛,海表示赞同,所以,明天是什么样的死法呢?

        “我回来了!”海推开门走进屋。映入眼帘的是隼平和的躺在地上,宛若睡着了一般。

        “今天这个,不好玩哦,隼……”海学着隼“科科”的笑了两声,泪水模糊了眼眶……

        偶像宿舍里,

        “再见了,隼……”泪流着眼泪,捧着曾经的Procella全员的相片,手覆上那个在中间的白发青年的脸。

        多年之后,一栋别墅里,

        “我回来了!”郁推开门走进屋,映入眼帘的是泪趴在地上,背后插着一把刀子,地上早已血流成河。

         “哈哈,今天有点难收拾啊。”

         “科科”泪趴在地上,嘴角上扬,轻笑。

END

评论(20)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