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再次让你爱上我(主奶次,leo司)(2)


        “啊,这个小镇还真是充满生机,光是看着就让灵感迸发啊,”leo叉着腰,不顾路人想看傻子一样的目光,一边大声感慨,一边大摇大摆的在街上走,“唔,好渴,我的灵感要跑走了啊。嗯?kinghts?好熟悉的名字,不管了,进去再说!”于是leo推门进了这家名为“kinghts”的酒馆。

       “啊,这里真是充满灵感的地方,灵感来了!要赶紧记录下来!”一进入酒馆,和外面炎热的天气完全不同的清凉让leo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有了新的活力。灵感又回来了!

        leo掏出随身携带的纸笔,进入了忘我的音乐创作。

        “这个声音,不是那个笨蛋国王吗?”在柜台后面纠结账目的泉听到声音,顶着黑线从柜台后面起身,抬眼刚巧看到leo在干净的桌面上写写画画的样子,“喂!你个笨蛋!不要在我刚刚收拾好的桌子上乱写乱画啊!”

       “灵感,灵感止不住了!”leo完全无视了泉的怒吼,以及泉突然的脸色一变。

       “等等,你,你是国王?那个笨蛋国王?你,你回来了?!”泉的表情一僵,伸手拉起坐在自己身边睡得不省人事的凛月,用力的摇,“睡间!醒醒!”

        “唔……阿濑不要虐待老人啊……”凛月努力把眼睛睁开一条小缝,“好困……”

        泉并没有理会凛月的不满,而是托着凛月的脸把他的头转向leo的方向,“睡间!你看,是王!”

        “哈?阿濑是在说梦话吗?王早就失踪了,怎么可能……”凛月原本并不想理会难得发疯的泉,但当他的视线对上正在桌子前那一抹熟悉的橙色的时候,凛月血红的眸子睁大了,不可思议的喊出,“王?!”

        “哟!濑名!凛月!”leo终于停下了创作,伸手对着满脸不可思议的泉和凛月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你们怎么在这?来这里划水啊?”

        泉和凛月傻傻的看着眼前的人,气氛尴尬。

        “小司司,我们到家了哦~”正在此时,岚的声音从门外响起,“你先进去吧,姐姐去把马车停好哦,泉~你在吗?”

        “在,在!怎么了?”泉从尴尬的气氛中脱离,绕过一直盯着自己和凛月的leo,快步走到门口,开门出去。

        “泉在就太好了,你先把小司司带回家,我去把马车停好。”门口的岚把披着一条深蓝色披风,拿着一根导盲棍的司推倒泉身边,牵着马准备去酒馆的后院。

        “鸣君,”泉严肃的叫住准备离开的岚,“他回来了,现在就在家里。”

       “诶?!!”岚一惊,“真的吗?可,王不是已经失踪了吗?!”

        “是的,但他现在就在家里。”泉严肃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开玩笑的意思,“你觉得可以让他看到司君吗?”

        “嗯……”岚陷入沉思,抬头看了眼司无光的眼睛,“我不知道……泉觉得呢?”

        “我觉得……”

        “濑名前辈和鸣上前辈在说什么?”泉还没开口,司就好奇的问了一句,刚刚回来的时候,还以为可以直接回家,结果却在门口意味深长的对话,还有,两位前辈口中的“他”,是谁?

       “额……”泉和岚张张嘴,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看着眼前的司歪着头的样子,两人对视了一眼,默契的试图转移话题。

        “司君我先扶你进去吧,鸣君去把马车停好。”

        “泉先扶小司司进去吧,我去把马车停好。”

        泉和岚异口同声,然而还是晚了一步,隔着门缝听到司声音的leo从酒馆里冲了出来,抱住司原地转了个圈,

        “朱樱有没有想我?~我回来了哦~”

        司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到了,下意识想从leo怀里挣扎出去,“这位先生请你放开我!鸣上前辈,朔间前辈,濑名前辈请帮帮我!”

        leo被怀里的人的动作和话语也吓到了,下意识松开了双手,受到惊吓的司本能的躲到旁边的泉的身后。

        “朱樱……你……不记得我了?”leo看着躲在泉身后的司,呆呆的说,伸手想拉司的手却被司打开。

        “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你,也和你不熟,请不要突然抱过来。”司从泉背后露出半张脸认真的说,说完又缩回到泉的身后。

        “额……司君,这个是哥哥们的朋友,也是酒馆的幕后老板,你叫他……”泉抬头看看被司的反应惊到的leo,再回头看看躲在自己身后的司,想了想,“你叫他王好了。”

        “王?”司从泉身后探出头,无神的眼睛盯着leo“看”了一会,“王……”低头,一些画面突然在司的脑海中闪现,

        “王不见了,是这个家伙害的!王在哪?!”

        “我不知道……”

        “把他关起来!用尽一切办法让他说出王的所在之处!”

        “不要!我真的不知道!”

        “这么漂亮的眼睛,如果夺走它会怎么样?”

        “不要!!!”

       漆黑,阴冷的牢房,自己被吊起来的双手,跪在地上,感觉不到疼痛的双腿,嘶喊却没有人理自己,双眼在流血,全身上下都在流血……

       “不要!!!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司突然发狂,一边惨叫一边双手捂住自己的头,新的导盲棍被扔在地上,滚到被司的状况惊呆了的leo脚边,司惨叫着,跪坐在地上,抬头,无神的双眼呆呆地望着天空,

        “我真的不知道……”留下一句话,司的双眼渗出两行眼泪,晕倒在路边……

        “司君!(小司司!朱樱!)”

        夜晚,凛月的好友,小镇上的医生,真绪从司的房间里出来,“一切正常,不过,可能是当年的刺激源突然出现导致他想起了以前的事,因为以前的事压迫他的神经导致他神经崩溃以至于失忆,所以现在那些事情突然想起来会失控也是很正常的。”

       “小司司还好吗?”岚担心的问。

       “还好,我给他开了点可以抑制他想起以前的事的药,和以前给他开的是一种药,按时吃就可以了。”真绪把吃药方法交给岚后就回去了,凛月送真绪回去后,回来看着坐在楼下的泉。

        “阿濑真是的,怎么可以让老小管王叫‘王’啊,你我都知道老小会失忆的主要原因啊……”

       “我以为,让司君叫那个笨蛋‘王’的话会好一点,谁知道,真是的,超烦啊!”泉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等司君恢复了,抽时间,我一定要把那个笨蛋痛打一顿!”

        “这是个好办法,挺你!”凛月对着泉竖了个大拇指,“打的时候记得帮我踹两脚。”

        “哈?这个你自己来啊!超烦的!”

        楼上,司的房间里,司躺在床上双眼紧闭,头上时不时的落下几滴冷汗,嘴唇被咬的发紫,冷汗滴落的时候还会发出几声痛苦的呻吟,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几处指节都泛了白。

        岚坐在司的床边,手里拿着一条毛巾,给司擦去头上的冷汗,满脸担忧的盯着自家老小,但却毫无办法。

        leo站在岚身后不远处,眉头紧锁,司痛苦的呻吟在他的耳边仿佛野兽的嘶吼,难听却又不得不听,想走近司的身边,却又害怕看到司痛苦的表情,只得站在远处静静的守候。

        自己只是想去给司寻找一个适合他的礼物,然后向最爱的司求婚而已,为什么在自己回来的时候,司不记得自己了?而且,在提到自己的时候,司的反应那么剧烈,那么可怕?在自己离开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神奇濑名应该知道吧……

        leo转身从房间里出去,下楼,走到正大眼瞪小眼的泉和凛月中间,盯着泉的眼睛,久违的,王的威严显露,

        “告诉我在我走了之后,朱樱身上发生的事。”

        “你……真的想知道?”泉的目光越过leo,和凛月对视了一眼,不确定的问,“司君变成这样很大的原因都是因为你,你确定要知道?”

        “我要知道!而且,我必须知道!”leo想起他最近经常做的那个梦,皱了皱眉头,严肃坚定的说。

        “好吧……这件事告诉你可以,但你不能和司君说!”

        “可以!”

        “事情要追溯到很早之前了……”

TBC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