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养的蘑菇

QQ:3036823684
这里蘑菇,感兴趣的来扩个列?

特警行动——最后的舞女(1)


        华丽的舞蹈,旋转,跳跃;美妙的歌曲,婉转,动听;精湛的表演,引人入胜。当舞蹈,歌曲,表演融为一体时,歌舞剧就诞生了。

        月之华尔兹舞团,有一出很出名的歌舞剧——最后的舞女。

        “亲爱的,先一起去舒服的泡个澡怎么样?你不用担心,我马上就去和你一起泡了~”穿着红色吊带连衣裙的女子,看着那个男人走进浴室,涂着鲜红色口红的嘴唇微微上扬,估摸着男人已经在水里泡着了,从沙发上站起来,从随身携带的手包里,拿出一张卡片,写了一句话,随后把卡片放在男人脱下的上衣口袋里。

        浴室里的人好像有点不耐烦了,女子笑了一下,甜甜的回应,“别着急,我马上就来了哦~”走向浴室,看着泡在浴缸里的人,凑近,和人拥吻……

        从浴室出来,女子回头看了看浴缸里的人,美丽的面容上只有冷漠,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开门,离去……

        两个月后,京都……

        “海,想看这个……”泪拿着一个宣传单递给海。

        “月之华尔兹舞团?最后的舞女?这是歌舞剧啊,泪想看这个吗?”海认真的看宣传单。

        “嗯!来的时候,葵和夜说这个很好看,推荐了。”泪眨眼,“想看。”

        “我知道啦,”海摸摸泪的头,“等我们去酒店把行李都放好,和土方联系了,我们就去买票好不好?”

        “嗯!”

        两个月前,风暴的老大隼一根筋没搭对,命令自己的手下们把特警队始的一名队员葵绑架来当人质,结果被始一顿胖揍……一个月后,隼在京都的老朋友土方突然发消息过来说有点事想请隼去帮忙,但介于隼在卧床休息,所以,风暴的二把手海就代替隼去了京都。由于海是个极其爱儿子的爸爸,所以为了不让自己最宝贝的儿子在自己出差的时候没人照顾,海果断决定带着泪一同前往。

        “文月!好久不见啊!”一个精精神神的男子突然冲着海打招呼。

        “土方?好久不见,瘦了好多啊!”海愣了一下,随即和男子打招呼。

        两人走近,相互拥抱了一下。

        “这是泪吗?”土方看着海身边的泪,惊奇的说,“哎呀……真快啊,上次见面的时候,还是个要文月抱着到处走的小孩子啊……”

        “是啊,一转眼我的泪泪都这么大了!”海也感慨了一句,“不过,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啊?”

        “一如既往的爱儿子啊……”土方感慨了一句,随后神情变得严肃,“确实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这样,我先带你们去酒店,路上再跟你细说。”

        “嗯,好。”

        路上……

        “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兄弟,他两个月前突然死了,警察们说他是被杀的,但凶器到现在都没找到,当时,他死在一个很高档的酒店的套房的浴室里,喉咙的血管都被割断了,血演了一个浴缸,现场血腥的吓人。这个兄弟是我这里的二把手,平时性格挺好的,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所以想找隼过来帮我调查一下。”土方一脸认真。

        “这样啊……说起来,隼平时挂在外面的身份也是私家侦探啊……”海认真想,“不过,你这个事情,找我们也没什么用啊……毕竟是两个月前的事……”

        “是啊……”土方无奈,“毕竟是两个月前的事了……当时我是想自己调查一下的……结果没什么进展,结果耽误了这么久,唉,早知道一开始就找你们来了啊……”

        “嘛嘛,你兄弟的事一定会水落石出的,别放弃啊,”海拍拍土方的肩膀。

        “是啊,不过,辛苦你们跑一趟了,这两天在这里好好玩玩吧!”土方露出一个微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泪,给你。”

        “谢谢,”泪礼貌的接过来,拆开,掰一块塞到海的嘴里,再掰一块放到自己嘴里。

        “一如既往的父子和谐啊……”看着眼前的父子两个,土方无奈。

       “泪,你在这里乖乖的等一下哦,我去和土方办手续。”

        “嗯!我知道了!”

        泪坐在酒店大厅的椅子上,看着眼前来往的人,一个穿着一身红衣的女子,走过的时候,装在她衣兜里的手套掉了出来,泪上前,捡起手套,叫住了人。

        “你的东西。”

        “啊,谢谢你。”女子从泪的手上接过手套,“你是一个人吗?”

        “不是,”泪摇头,“我和爸爸来玩的。爸爸去办手续了,我在这等他。”

        “是吗?和爸爸一起来度假吗?真好呢,”女子笑得温和,伸手摸了下泪的头,在手包里找了找,拿出一颗糖递给泪,“这个给你,很好吃的哦~”

        “谢谢,”泪接过糖,“可不可以再给我一个,我想和爸爸一起吃。”

        听到孩子的话,女子愣了一下,随后笑了,从手包里又找出了一颗糖递给泪,“你真的很爱自己的爸爸呢!~”

        “嗯,爸爸很温柔。”

        “是吗?那你要一直爱你的爸爸哦~”女子温柔的说,“你们住哪层?”

        “爸爸说住顶楼。”

        “顶楼吗?那里很好哦~从窗户往外看,景色很美。”女子一脸向往,但又想到了什么,脸色变了变,伸手摸摸孩子的头,“抱歉让你看到那个。”

        “什么?”

        “没什么,你是和爸爸来度假的吧?玩得开心哦~”

       “好,谢谢姐姐。”

       女子冲泪微笑了一下,转身离开。

       “泪!我们要上楼了哦!~”海的声音传来。

       “好!”泪转身,向海跑过去。

       “说起来,你家的魔王大人呢?”土方突然问海。

       “上次被打成二级残废了,在家休养。”海耸耸肩。

        “好吧……”土方无语。

        “走了~泪,我们去房间放行李!”

        “好!”

        和海进电梯的时候,泪回头对着门口这个要走出去的女子招了招手。

        女子回头,看着电梯门关闭,转回头,看着手里的手套,小声,

        “真是个像天使一样的孩子呢……不知道,你是不是那个来救赎我的天使呢?”

TBC

评论(6)

热度(62)